星辰物语风云史_战史风云_特工风云史/

民国陆军大学是近代中国历史最悠久、设施最齐全的近代军事院校。 为近代中国培养了大批高级军事人才。 陆军大学高度重视战争史教育,这是日常教学的重点。 课程种类多,师资力量雄厚,教学质量高。 让学生在课堂上充分了解中外历史中的战争,让学生在实地体验历史战场,了解战争史上的战争。 这些将有助于达到提高学生综合军事素养的目的。

目前近代军事教育史的研究明显集中在黄埔军校、保定军校等大众院校,而对陆军大学的研究则明显薄弱。 少数研究集中于陆军大学的影响人物或陆军大学的军事研究。 陆军大学是中国近代史上非常重要的军事院校,也是民国时期的最高军事学府。 从清末建立到1949年,历时40多年,经历了清朝、北洋军阀和南京政府三个时期。 陆军大学在4​​3年的历史中曾数次搬迁,但其整体办学水平并未因搬迁而下降。 1927年至1949年,陆军大学整体呈上升趋势,其教育成就更具有代表性。 因此,本文从这一时期的战争史教育问题入手阐述,重点从课程安排、师资配置等方面探讨战争史教育对军人学生的深刻影响。

一,

特工风云史_战史风云_星辰物语风云史/

一、陆军大学高度重视战争史教育

陆军大学对战争史教育的重视可以从“上”和“下”两个角度来解释。 所谓“上”,就是指学校领导。 学校教育规划是学校教育的指路明灯。 从1930年颁布的《陆军大学教育纲领》中,我们可以看出陆军大学对战争史教育的高度重视:“战争史教育使学生了解用兵的奥秘,了解战争的实际情况,研究战略战术的最佳数据。比如士气的兴衰,指挥员的笨拙,战斗的胜负,无论有形或无形的比率,都散落在战争史上。 (第二章第十条) [1] 234 同年制定的《陆军大学教育条例》指出,战争不是单纯的军事行动,而是关系到整个国家和人民力量的综合运动,这也体现了学校重视战争史教育。 “战争史是研究战略战术最好的资料,战争中的战场情况、综合事件、各部队的心理变化无常,都可以通过战争的宝贵实验来观察。最好的指挥员会了解战争中的情况。”同时,将帅的个性、百姓的气质、军队的志向,以及一切影响军事本质的无形事实,都应该铭刻在他的脑海中。 (第三章第二十条)[1]244

除了《陆军大学教育纲要》和《陆军大学教育细则》外,陆军大学高层领导也十分重视历史教育。 杨杰,我国近代著名军事家,曾多年担任陆军大学校长。 在任期间,他十分重视战争史教育。 杨耿光常说,战争史是战术之母,深入研究战争史,不仅可以阐述战争双方的巧妙谋划和战略决策,还可以学习古今名将的战术。时代,还可以找到一些战斗实例来证明战术原理,加深对战争原理的理解。更重要的是总结过去战争留给我们的经验教训,窥探未来战争的发展趋势,找出指导未来战争的规律,制定战略战术原则,为未来战争做好准备,赢得未来战争的胜利。”[1]67

星辰物语风云史_特工风云史_战史风云/

所谓“高”,是指学生在日常学习中对战争史课程的重视程度。 这在学生的出版物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陆军大学本身出版的《大陆季刊》发表了许多讨论战争历史的文章,其中不少是苏联红军军事评论或苏联红军教官作品的翻译。 比如《苏联军事评论三摘》,第一就是对战争史研究的评论。 开篇就提到:“战争史这个学科,是红军每一个政治人员和军官都必须尊重和认识的知识。学习过去的经验,就在于了解军事艺术发展的方式和规律。”古今中外。目前,这种发展已呈现出迅猛的势头。” [2]又如,苏联保禄夫在《论大学战争史的教学方法》中说:“学习战争史对于苏联红军指挥员来说是最重要的意义。原因是,如果指挥官获得战争经验,可以丰富他们的知识,有助于他们的文化发展。”[3]

2.陆军大学战争史教育师资配置

陆军大学师资力量雄厚,聘请多名外籍教官和具有留学经历的高级人才任教。 由于各种原因,陆军大学教员变动频繁,而战争史系教员变动相对较少。 比较著名的导师有多马舍夫斯基、黄嘉琏、陆凤阁、顾西等。每位导师的出身、学历、个人思想都不同,各有各的独特风格,有利于百家之争推动战争史教育的发展。 陆军大学学生对战争历史教育讲师给予高度评价。

特工风云史_战史风云_星辰物语风云史/

郭如贵在回忆中提到:“第十期,战争史课程相当多。宫浩讲拿破仑战争史,黄嘉琏讲日俄战争史,杨庚光亲自讲授北伐史,德国教官顾西教授普奥战争史和普法战争史以及第一次世界大战史。” 十八期学生韦晓曦在回忆中也提到:“多马舍夫斯基讲授日俄战争史、苏德战争史……中国教官宫浩讲拿破仑战争史……石久光讲军事哲学、国防史……卢凤林、黄嘉琏、孙敬石讲日俄战争史,侯晓明讲法人民战争史,孙志仁讲抗日战争史抗日战争史……”[1]124第18章 同期邓希曼指出,同一历史,不同教官因背景不同,讲授的内容也不同:“陆军大学并没有规定哪一方的战争历史该不该教,是由教官自己决定的,教官用自己学过或研究过的某个国家的战争史来说,学生对战争史的了解是非常广泛的。比如日俄战争史,黄家廉教官讲日本人编的,把俄军打得一文不值,而日军则处处胜利。 “俄文版的故事里还有多马舍夫斯基的故事,自然有很多不同的看法。”[4]第十九批学生高常德回忆起当时上级和老师的印象,特别强调:“战争史系主任卢凤阁备课熟练,掌握了许多史料,他的中国古代战争史、一战简史深受同学好评……战争史讲师包括卢凤阁、黄嘉琏、宫浩、白俄罗斯教官多马舍夫斯基等。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多马舍夫斯基,他在翻译家孔祥铎的帮助下,生动地再现了战争历史。 [4]197

总体而言,陆军大学战史教育师资队伍水平高、素质好。 教官们虽然不是历史学家,但都是军人,亲身经历过战争。 这群经验丰富的教官所讲授的战争史会给学生留下深刻的印象。

3、陆军大学战争史教育课程设置

根据1930年颁布的《陆军大学教育细则》,陆军大学所有学生每学期均开设战斗史课:“战斗史概要,选取左级范围内的部分战斗史进行讲授:第一学年,近代欧洲战争史和日俄战争;第二学年,近代欧洲战争史和日俄战争;第三学年,近代欧洲战争史和日俄战争。普鲁士战争和拿破仑战争。” [1] 244 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同的导师教授战争历史课程,学生学习的内容不断扩大,甚至跟上时事。 将刚刚发生的重大战争立即纳入战争史课,让学生第一时间了解最新的军事前沿情况,从而提高学生的综合军事素养。

战史风云_特工风云史_星辰物语风云史/

在各届陆军大学学生的回忆录中,我们可以找到关于战争史课程安排的线索。 课程和详细规定没有太大区别。 “大陆大学第十期课程以军事学术为主,包括战术……战争史(拿破仑战争、普奥战争、普法战争、日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等)……”[1] 67“军事课程包括战争史和中外战争实例,如拿破仑战争、日俄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等。” [1] 80《战争史包括拿破仑战争史、普法战争史、普奥战争史、日俄战争史、欧洲战争史、第二次世界大战史、苏-苏战争史》德国战争、抗日战争史、中国国防史。”“战争史:日俄战争史、普法战争史、普法战争史、奥地利史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史、拿破仑战争史、第二次世界大战史、抗日战争史、意大利入侵阿比西尼亚史、华盛顿抗英战争史、抗日战争史中国古代战争等及战争史作业。”[1]

中国近代军事教育比较薄弱。 晚清以来,军校教育始终伴随着“洋人的影子”。 很多时候,西方的教育模式被照本宣科地转移到中国的课堂上。 从以上信息可以看出,无论是教育内容还是课程安排,西方战争史在陆军大学战争史教育中都占有绝对的比重。 尽管现代西方战争具有军事里程碑意义,但陌生的地名和晦涩的西方战争思想对中国学生来说很难学习。 中国学生津津乐道的中国战争史却很少被提及。 总体而言,战争史课程的内容和范围不断增加、与时俱进,这是陆军大学战争史教育课程的最大亮点。

4. 战争史课程的实施

从办学态度、师资队伍、课程设置来看,陆军大学的战争史教育可以说是比较完善的。 但教育归根结底还是要靠人。 在真正的课堂上,这三者能否真正提高学生的水平是问题的关键。 陆军大学选拔人才极其严格,进入陆军大学的都是优秀的军事人才。 他们接受知识快,消化知识快,并且能够独立思考,有自己的主见,有自己的主见。 通过他们的话语,我们可以一窥当时战争史教育班的教学情况。 例如,郭汝珪在理解研究战争史的方法方面提出:“多马舍夫斯基讲日俄战争史,在当时的研究者中颇受欢迎,他站在沙俄的立场上”。而且他所说的内容与黄家不同,日本的战争历史有很大不同,他经常用“胜利者不需要批评”这句话来讽刺那些经历过实践但不总结的人经验和教训,以及吸取教训的人。这是有意义的。我认为这是对学习的反思。战争史只讲述历史事实,是对那些欣赏古代名将的一些决策却不这样做的人的辛辣讽刺。不寻求战争法的发展。”[1]73

星辰物语风云史_战史风云_特工风云史/

陆军大学的战争史教育不仅仅是简单地讲解军事行动,而是从宏观、整体上把握整个战争。 师生之间有大量的互动,让学生自己做出判断,还原历史场景,让学生更好地理解。 战争胜败的决定性因素。 例如,石硕回忆道:“教授战争历史课,需要学生针对这种情况做出决定、做出安排。 每个学生陈述自己的理由,互相辩论,然后老师讲故事。 可以类比历史上当时指挥员的处理情况,深化战术理论修养,将战史与战术结合起来。”[1]80

为了进一步加深学生对战争历史的了解,陆军大学还组织战争历史游活动,让学生参观历史战场,亲身体验战争。 第十二批学生姚江岭对参加战争历史巡演的经历感到满意:“战争历史巡演结束后,我们可以现场学习战争历史中的作战经验和教训,提高学生的水平。” ”战术思维,以免学习战术时局限于纸上谈兵。当我们十二班即将毕业时,在杨杰警长的亲自指导下,我们去河南兰丰附近进行了一次战史之旅,以1930年江堰冯战的战史资料,我们用研究战术的方法来了解战争,我对战争史做了一些研究……同学们一致认为这次战史之旅收获良多”。 [4]156

总体而言,陆军大学的战争史课程非常出色。 同学们对战争历史课反响热烈,表现出浓厚的学习兴趣,上课积极性很高。 虽然是军事院校,但却可以像普通大学一样拥有自由的学术氛围和百家流派。 虽然教官都是战场老兵,接受了西方先进的军事思想,尤其是聘请的外籍教官,都是该领域的佼佼者,但学员们在学习过程中能够独立思考,向权威学习而不是向权威学习。 依靠权威并形成自己的独立意见。 战争历史旅行将课本知识与实践相结合,让学生亲临战场,更深入地了解某场战役的过程和结果,进一步提高对战争的认识。

五、陆军大学与其他军事院校战争史教育比较

陆军大学战争史教育水平在同时期国内军事院校中名列前茅。 这里需要澄清一个问题,那就是陆军大学的定位。 陆军大学是中国现代军事高等院校和军事学术机构,培养军事领域高层次人才。 1929年8月颁布的《陆军大学组织法》第一条明确规定:“为了培养高级军事人才,陆军大学选拔品德优良、学术优良的青年军官,授予高级军事学术称号。” [1]228《陆军大学教育纲要》第二条还规定:“陆军大学教育的目的是培养优秀的军事参谋和指挥员。” [1] 233“陆军大学的目的是教授最高水平的军事科学,以提高军官的能力。能力和知识使他们能够在重大国防任务中取得成功。” [5]陆军大学作为未来高级军事人才的摇篮,必须重视战争史教育。 在战争中,经验往往比某些武器发挥更大的作用。 对于军队基层来说,身经百战的老兵是整个队伍的骨干; 对于指挥层面,经验丰富的将军往往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对于军校学员来说,战争并不是时时刻刻都在发生,他们的战争经验必须通过战争史教育来积累。 对此,许多著名军事家对战争史都有深刻的认识。 例如,拿破仑说:熟悉大部分名将的战史,并将其视为典范,对将领大有裨益。 [6]

星辰物语风云史_特工风云史_战史风云/

在同时期的其他军事院校中,战争史教育所占的比例并不如陆军大学那么大。 下面文章以黄埔军校和保定军校为比较对象,对三者的战争史教育进行比较。

黄埔军校的教学对象大致可分为三类:学生队、先进班、入伍学生。 三者中,只有高级班的学生需要学习更多的课程,除了平时的科目外还有战争史课程。 “对于纪律、特种战术、战略、战争历史、作战计划、动员计划……以及每个学生的军事和政治知识将得到提高,以便在革命军队中担任更重要或专门的军事和政治工作”[7]82黄埔军校前四期的教学科目分为学术科目和技术科目。 科目侧重于理论知识,技术科目侧重于军事演习。 两者相辅相成。 该学科主要讲授战术、兵器、交通、筑城四大课程,以及军事制度、交通、军队礼仪、军事语言、军事符号等基础知识。 战争史没有任何教训。

特工风云史_星辰物语风云史_战史风云/

保定陆军军官学校创办时,也设有学术和技术科目。 科目包括战术、兵器、地形、工事、军制、马术、卫生、管理等八个军事科目,以及外语、服役等通识课程。 民国八年(1919年),课程有所修改。 增加了交通科目,取消了管理科目。 然而,没有开设战争史课程。

与此同时,外国军队院校也十分重视战争史教育。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各国都积累了大量的战争经验,特别是德国、法国、俄罗斯(苏联)等国家。 因此,各国陆军大学的战争史课程都受到重视,让学生更好地总结世界大战的各种经验,提高军事水平。 德国在历史上一直是军事强国。 在德国陆军大学,作战史课程受到相当重视,课时仅次于战术课程。 第一学年和第二学年的战争史课时长为每周四小时。 第一学年第一学期讲授七年战争,第一学年下学期和第二学年上学期讲授世界大战东线德俄战争,第二学年讲授德俄战争。第二学年的学期讲授世界大战西线的德法战争。 [8]法国也是传统的军事强国,法国大陆战争史课每周四小时。 与军队强国相比,陆军大学战争史教育思路清晰,紧跟国际军队教育潮流。 [9]

战史风云_星辰物语风云史_特工风云史/

六,结论

陆军大学为中国近代军事领域培养了大批高层次人才,其中战争史教育发挥了重要作用。 学校高度重视,将战争史提升到了新的高度,被誉为“战术之母”。 战争史课师资配备齐全,汇聚各国精英,让学生体验最新的学术理念和军事动态。 课程的不断推进和完善,增强了战争史课程的科学性和发展性。 在教育实践中,战争史课程的教育效果较为理想。 学生可以独立思考,不盲目服从权威,通过战争历史旅行真正提高军事素养。 这些都保证了战史教育的顺利开展。 (作者简介:李嘉楠)

参考

[1] 江苏省政协文史资料,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 民国时期陆军大学[M1. 南京:江苏文史资料编辑部,1994。

[2] 孔祥峰. 苏联三篇军事评论摘录[J]. 中国大陆季刊,1940年(2):142。

[3]保利绍夫。 论高校战争史教学方法[J]. 大陆大学季刊,1941(4):223-224 [4]文文. 中国旧军事院校秘密档案[M]. 北京:中国文史出版社,2006。

[5]中国大陆月刊编辑部. 各国军事院校一览[J]. 中国大陆月刊,1937年(4):7。

[6] 王继同. 战争史的重要性及研究应注意的事项[J]. 大陆总参谋部月刊,1941年(4):91-95

[7] 广东革命历史博物馆. 黄埔军校史料[M]. 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1982.[8]邱清泉. 德国陆军大学概况[J]. 黄浦:南京,1937(6):67-71.[9] 大陆大学季刊编辑部。 法国陆军大学通识教育情况介绍:1938年11月法国陆军大学讲学时间表[。 大陆大学季刊,1940年(第一期):1.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