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主》是清代小说家蒲松龄创作的文言短篇小说。《西湖主》就虚构了这样一个形象:一半可以在家孝敬父母、教养子女、衣食无忧,另一半就跟仙女在仙境潇洒、快活逍遥,没有违背传统的伦理道德。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有一个读书人叫陈弼教,家里贫穷,跟随村里人出门经商。

泛舟洞庭湖,有一条扬子鳄浮出水面游来游去,有人朝它射了一箭,扬子鳄中箭受伤,有一条小鱼衔着龙尾不肯离去,船上的人将它们都抓了上船。

陈生看着那条扬子鳄,已奄奄一息,嘴巴一张一,似乎在向陈生求救,他动了恻隐之心,请求船主将这条扬子鳄放生,还给它的伤口抹上草药,丢进水里,一会儿就游走了。

过了两年,陈生又一次乘船经过洞庭湖,遇到恶劣天气,狂风大作,小船倾覆,船上的人都已遇难。

陈生在水中拼命扑腾,幸运地抓住了一块木板,在水中漂流了一整夜,天亮的时候看到了一个小岛,赶紧登岸。

经过一夜的折腾,陈生已经筋疲力尽,又累又饿,这是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岛,岛上草木茂盛,似乎荒无人烟,是否有豺狼野兽,不得而知。陈生坐在一个石头上歇息,从早上一直坐到中午,神情惨淡,不知该如何是好。

 

陈生感觉饥肠辘辘,不能在此坐以待毙,决定往岛内走走,或许能找到一户人家呢。抱着这样的侥幸的念头,陈生向山上出发了,一路披荆斩刺,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半山腰。

忽然,从远处传来一阵马啼之声,仔细聆听,只见几位妙龄女郎骑着骏马欢快地驰骋在林荫小道。她们额上缠着红绡,头上扎着羊角小辫,穿紫色衣服,腰扎绿带,身上背着漂亮的弓箭,在山间狩猎。

陈生惶恐不敢向前,龟缩在一处草丛里。一名侍卫在附近巡逻,陈生大着胆子向他要东西吃,侍卫同情他,给了一些食物,并且告戒他,这里是西湖主狩猎场,闲杂人等不得靠近,犯驾者死。

陈生赶紧下山,在密林深处发现了一座宫殿,只见飞檐翘角,琼楼玉宇,雕栏玉砌,小桥流水,似贵家园亭,又若皇家上林苑。

陈生巡而入,只见藤蔓缠绕,花团锦簇,香气扑鼻。经过一个院落,又见高高的垂杨直入云宵,鸟儿在林中鸣叫,宛若人间仙境。

这时,忽见一个妙龄女子在林间荡秋千,众侍女在一旁伺候,有驾肩的,有捉臂的,有握裙的,女子张开双臂,轻点脚尖,身如轻燕,直入云霄。

这位荡秋千的少女是一位公主,她是这个岛国王妃的女儿,今天公主与她的侍女们在山上打猎,累了,在花园里小憩。

 

公主荡完秋千,和众侍女们嬉笑而去。陈生见四周无人,蹑手蹑脚地走到了公主的秋千之处,见旁边的树篱之下有一块红色的手帕,陈生偷偷地将它藏于衣袖之中。

前面有一个亭子,陈生拾级而上,见笔墨纸砚俱全,一时诗性大发,在那块红手帕上题诗一首:“雅戏何人拟半仙?分明琼女散金莲。广寒里恐相妒,莫信凌波上九天。”

题罢,摇头晃脑地吟哦了几遍,打算从原路返回,发现园门已关闭,一时不知道往哪里去,又回到亭子里。

这时,一名女子忽然跑过来,看见陈生,惊讶地问他,是否拾到了公主的红手帕。陈生赶紧从衣袖里拿出来,女子一看,发现手帕已被涂鸦,大吃一惊地说:“你的死期到了,这是公主最珍爱的手帕。”

女子说完,慌慌张张的拿着红手帕离去了。陈生顿时吓得六神无主,想要逃走,园门已关闭,插翅难飞,只能坐以待毙。

不一会,那名女子又回来了,欣喜地对陈生说,你有生的希望了,公主拿到手帕,翻来覆去地看了三四遍,脸上似有欣喜之色,或许,她会饶你一命,说完,回去向公主复命。

天也快黑了,那名女子又回来了,还带了一些吃的东西,对陈生说,这是公主让带过来的,看来,公主对你有所好感。陈生悬着的心这才落了下来。

这时,一伙家丁气势汹汹的朝朝陈生这里冲了过来,显然,他们是来抓他的。原来,有多嘴的宫女把陈生的事传到了王妃的耳朵,王妃盛怒之下把那块手帕扔到地上,对陈生诟骂万端,宣称要将淫贼捉拿归案

 

陈生大惊失色,面如死灰,唯有引颈待诛。正在这危急关头,一个丫环认出了陈生,急忙令家丁停下来,她有紧急的事要向王妃禀报。

原来,王妃就是当初陈生在洞庭湖里救起的那只扬子鳄,那名丫环是衔住它不松口的小鱼,难怪她一下子认出了当初的救命恩人。

王妃宣陈生进殿,陈生战战兢兢地跟随使者一起经过十道门,来到王宫之中。

陈生拜伏于地,请王妃恕罪。王妃降阶亲自将他扶起,感动地说,要不是你,我就活不到今天。又设宴款待陈生,他一时丈二和尚 —— 摸不着头脑,不知为何受到如此盛情款待。

王妃拿出那块手帕,反复吟诵,连连称赞,好诗、好诗,公子真是文雅之士,息女蒙公子题巾之爱,真乃天赐良缘。趁此良辰吉日,为陈生与公主完婚,陈生与公主行完交拜之礼,共入洞房,夫妻恩爱。

直到此时,陈生一直以为在梦中。公主告诉了他前因后果,原来,王妃是湖君妃子,前两年偶游洞庭,遭流矢伏击,幸蒙公子搭救,又赐以草药,一家人常怀感恩,念念不忘,如今终于报得大恩,遂了心愿。

陈生在岛上住了几日,有些思念家中父母妻子,写了一封信,让仆人带回家报平安。哪上几日,人间已过数年了, 他的妻子以为他死去了,还在为他守寡呢。

 

又过了半年,陈生忽然衣锦还乡,骑上了高头大马,购置了豪宅大院,日日夜夜宴请宾客,身家巨万,堪比世家。

有一年,陈生的一个朋友梁公子从外地回来,乘船经过洞庭湖,见到一艘非常豪华的游船,雕栏红窗,缓缓漂荡在湖中,不时有年轻美丽的女子从窗户中探出头来向远方眺望。

这时,有一位风度翩翩的美男子立于船头,身旁众美女环绕。梁公子心里很诧异,这是谁家的公子哥,如此气派?驶近一看,原来是陈生。

梁公子凭栏呼唤,陈生邀梁公子登船一同共饮,命令重摆酒宴。不一会,山珍海味,应有尽有,都是梁公子平生未曾见过。

梁公子与陈生推杯换盏,好不快活。陈生令众美女出来行酒唱歌,只见美女们鱼贯而入,个个貌若天仙,把梁公子看得目瞪口呆。

 

吃饱喝足之后,陈生送给梁公子一颗珍贵的明珠,让他回去置办一些田产,买一个美妾过好日子,说完,与梁公子在船上作别。

梁公子返家之后,去陈生家探望,发现他正在家里与朋友们宴饮,惊讶地问道,昨天看到你在洞庭湖,为何一眨眼你就回来了?陈生却说,没有这回事,我一直呆在家里呢。

可能,陈生真的能够分身了吧,一半在家孝敬父母,教养子女,衣食无忧,另一半却和仙女们在洞庭湖的游船上逍遥快活吧!

陈生活到了八十一岁才去世,在他出殡的时候,抬棺的人忽觉得棺木很轻,打开一看,里面空空如也。原来,他的真身遁去,回到了西湖岛与众仙女们逍遥快活去了!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