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在历史上听闻过绵亿这个人。他是荣亲王永琪和侧福晋索绰罗氏所生育的第五个儿子,其他孩子都早早离世了,因此绵亿成为了荣亲王永琪的独子。尽管五阿哥永琪曾经深受乾隆喜爱,是乾隆皇帝交办重要事务的重臣,但他的独子绵亿却被派去守卫皇陵。这在中国历史上可称得上是一段野史了。 绵亿的成长历程充满了不幸。由于荣纯亲王永琪得不到有效的治疗去世了,因此绵亿在两岁时失去了他的父亲。在他的记忆中,他的父亲只留下了模糊的形象。 不过,从一开始,五阿哥永琪就显示出非凡的才华。他在成长过程中表现出双重才能,文才和武艺俱佳。每当皇帝有一项任务需要完成时,都会委派五阿哥永琪作为代表。他能够很好地完成任务,所以在世时深得皇帝爱戴。 乾隆曾数次将五阿哥永琪视为自己的骄傲。乾隆之子连续夭折,甚至想让自己的五儿子永琪承袭大统。但是,五阿哥虽然能力非凡,但却命短终。他匆匆离世。若是五阿哥永琪活得长久,事情可能会不一样吧。作为荣亲王永琪的独子,绵亿被视为皇太子的不二人选。毕竟,如果继承皇位,那么绵亿毋庸置疑地是皇太子啊,日后荣延续尊荣。即使永琪最终没有当上皇帝,那么他依然是位高权重的王子。作为独生子的绵亿同样有资格继承他父亲的爵位。 然而,现实却是年幼时失去了父亲的绵亿并没有得到他应有的尊荣。相反,由于缺少父亲的教导,他的地位在皇室中被边缘化了。绵亿的德行也不如他的父亲当年。 乾隆皇帝一开始将对已逝皇五子永琪的爱与厚望延续到了绵亿身上。他十分赞赏绵亿与永琪神似的聪明品质,再加上感恩绵亿孤苦无依,乾隆皇帝亲自让绵亿在尚书房读书,为他亲自授课。 但父亲的爱与教导始终不可替代。随着绵亿的成长,乾隆皇帝也逐渐将他的目光从绵亿身上转移。最终,绵亿并没有成为乾隆皇帝最为信任和看重的继承人。随着我年纪的增长,乾隆皇帝的力不从心也渐渐加重了。我没有人来教导和规范我的言行举止,渐渐沉迷于声色之中,身体也变得孱弱多病,与外界往来甚少。 在乾隆四十九年时,我二十岁,被封为贝勒。按照满清王朝封王袭爵的规则,一般子辈的位分会按照父辈的位分降一级来进行封赏。然而我的父亲永琪在世时已经是和硕荣亲王,去世后乾隆皇帝还为他取了谥号“纯”,这在封建王朝中常常是对皇子位分特别抬高和重视的象征。因此,以我父亲的位分来看,我的封号应该是郡王才对。因此,我这个被封为贝勒的少年心中一定困惑与不甘。常年的沉闷和心理负担加剧了我的体弱病情。 虽然清高宗尽了自己的努力来支撑我的王位,但是没有父亲的教导和支持,我渐渐沉迷于声色之中,无法成为他想象中的完美继承人。在乾隆在位六十年后,他禅位于第十五个儿子颙琰,即后来的嘉庆皇帝。但乾隆仍然训政三年,直到去世。嘉庆皇帝在继位三年后才真正开始亲政掌实权。 新的皇帝亲自去征讨,将权臣们诛杀,去邪扶正,对乾隆朝中被冤枉的官员进行褒奖和起用,并晋升了一些皇室子弟的位分,其中包括当时的贝勒,也就是我。由于我与嘉庆皇帝年龄相仿,而且我们幼年曾在尚书房一同学习,所以他对我很亲近。 然而,刚刚被晋升为荣郡王的我没过几天就接到了嘉庆皇帝派遣去守皇陵的命令。在古代封建社会中,臣子要服从君主的命令,所以我无论是否愿意,都只能前往守陵了。 尽管嘉庆皇帝很照顾我这个侄子,但他还是派我去守陵。这可能与他早年丧父的经历有关,他想让我从这个任务中净化自己。我的生涯几经沉浮,但我还是一直忠于我的职责,尽力去完成君主交给我的任务。由于我的父亲没有结党营私,我的背景很干净,很容易被派遣去完成任务。而我处于皇权的边缘,我势单力孤,必须要很好地完成君主交代的任务。而身为爱新觉罗的子孙,为祖先守灵也是理所当然的。 两年的守灵生活结束后,我被召回宫中。嘉庆皇帝下令,此后每三年轮流派遣皇室子孙去守陵。当时被派到裕陵去的福长安却嫌守陵的日子清苦,以腿脚不便为借口逃避义务。 臣子们纷纷响应嘉庆皇帝的想法,主张重罚。但我常年不在中心混迹,看不透其中的曲折,就直言守陵确实很辛苦。这激怒了皇帝,他认为我为懒惰之人辩护,有失皇室后裔的风度,于是将我革职罚奉以示惩戒。 然而,不久之后,嘉庆皇帝还是再次任用我。他以为略施小戒可以让我醒悟,让我去担任新的任务,但我知道自己的职责,必须全力以赴完成君主交给我的任务。我所担任的职位很重要,但只过了不到一年,我就犯了错误。当时,我在取名我的两个儿子时,不顾皇室传统,私自使用了金字偏旁的字眼,这触怒了嘉庆皇帝。因此,我被革职,退出了乾清门,被安排在外廷任职。我的两个儿子也被改名为糸字偏旁。 俗话说,风水轮流转。我的生涯并不一直坎坷。在嘉庆十八年的癸酉之变中,王公大臣们都闭口不言,只有我挺身而出,劝皇帝速还京师,以稳定人心。我的英勇刚直、切身为皇帝分忧的作为赢得了皇帝的赞赏。不仅官复原职,而且倍受皇帝宠信。51岁病逝后,嘉庆皇帝为我拟定了谥号“恪”。 我的儿子五阿哥永琪很早就去世了,只留下了我一个儿子。我被嘉庆皇帝派去守陵,后来的生涯几经浮沉,虽未达到我父亲在生前的高度,但我也算是安稳度过余生。最终,嘉庆皇帝视我为侄辈中骨肉情深之人,我得到了一个善终。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