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要讲一个鲜卑族的故事,这个民族和我国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有一个区域在历史上曾经有很多民族和人种居住过,这里的历史意义非常大,因为这块地原本就是中国的。匈奴、女真、鲜卑、突厥、蒙古都曾在这里崛起,但最长久的肯定还是鲜卑。这个地方名叫“鲜卑利亚”,也就是我们所熟知的西伯利亚。鲜卑非常特殊,它强悍而不强势,而且非常谦虚和兼容并蓄。他们完全融入了汉文化,改变了千年汉文化的走向。在此之前没有其他游牧民族像鲜卑一样,能够完全融入汉文化,又改写历史的进程。看看这里的图片就知道,鲜卑犹如老友,为了中华的繁荣昌盛,他们付出了巨大的努力。提到西伯利亚,我就忍不住流泪。因为很早以前,它就已经与中原文明紧密相连了。现在在西伯利亚遗址发现的原始人类工具,以及后来的瓷器,都能够验证它与中原文明的关系。汉朝时期,霍去病被封为狼居胥,深入追击匈奴一直到翰海,其实离西伯利亚已经很近了,但他没攻下它,而是返回向当时的武帝报告胜利的消息。汉朝没有趁此机会攻占西伯利亚,但这并不代表其他朝代就没有这种机会。同样,并不代表曾经居住在这片土地上的游牧民族没有契机攻占中原。入主中原,是这片土地上所有游牧民族都渴望实现的梦想。最终,让鲜卑成为了渴望入主中原的游牧民族中最先成功的一族。,元朝把西伯利亚纳入了中国版图,这使得西伯利亚的发展获得了一定程度的保障。当时的鲜卑势力极其庞大,扩张到整个北极圈,比俄罗斯强大得多,更不用说西伯利亚了。就算如此,元朝统治者还是得意洋洋,因为他们能够自豪地说:出门走一千里,那就是自己家的院子,走一万里,那就是自己的邻居。俄罗斯不敢这么说,也没有资格与元朝比较。元朝如果真的能够攻占北极,那它的地位将更加稳固。虽然元朝多次考察北极,但具体原因不得而知,可能是为了开发那里丰富的天然资源吧。总之,值得一提的是,元朝让西伯利亚成为了中国的一部分,这为西伯利亚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明朝时期,西伯利亚被直接划归为一个省,这时候说它属于中国一点毛病也没有吧?十五世纪时,俄罗斯第一次注意到了西伯利亚,经营了一段时间后就与清朝屡次爆发战争。最终,清朝成功取得了胜利,但却不幸赔了地。这让人不禁感到好笑,因为没有哪个国家能在战争中获胜后还要赔掉自己的领土。从民族情感上来说,这片土地是不应该被放弃的。无论对于清朝来说,西伯利亚是一片荒地,还是一块土地可以让人随随便便割肉,或者献地谄媚讨好的,都是不应该的。俄罗斯占领西伯利亚之后,开始移民。他们发现西伯利亚虽然土地贫瘠,但是下面藏有大量的金矿,只要有足够的人去开采,俄罗斯就有赚头。果然,历史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我觉得,那个占领西伯利亚的国家是有战略眼光的。了解了这片土地的归属之后,我也想介绍一下生活在西伯利亚的雅库特人。在中国古代,有很多游牧民族都生活在西伯利亚,而现在,这片土地的主人已经变了。我想提到雅库特人,因为他们跟中国有些关系。俄罗斯移民到西伯利亚的人大多是匈奴人的后代,这个民族现在有四十万人左右。雅库特人喜欢养鹿,鹿在他们的文化中是一个重要的图腾和象征。但由于现在西伯利亚的资源已经被开采得差不多了,雅库特人也面临部落之间的残酷战争。战斗后,很多青壮年男子不幸丧生,留下了许多可怜的年轻女性守寡。我认为,雅库特人有着强烈的宗教信仰——萨满教,这也反映了生命的脆弱。在他们的世界里,萨满教的巫师是他们的第一任父母,而不是亲生父母。雅库特人拥有坚强的灵魂,因为他们把死亡视为生命的一部分。他们也有强烈的部族荣誉感,为了自己的生存而不惜豁出性命。很多男人会战死,这时女人就会承担起家庭重担,特别是经济上的。因为女人负责赚钱,而男人负责在外面打猎,所以雅库特人是“女尊男卑”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中,女人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雅库特人对于女性来说,经常面临作为寡妇的危险,这是很可怜的。因为地位越高,女性承担的经济压力也越大,所谓的“女人地位高其实也没那么好”。从儿童时期开始,雅库特人就会培养他们的悍勇体力和打仗技巧。就连孩子刚学会跑步,他们也会教他们如何骑马,并让他们用树木制作的小弓箭学习狩猎。此外,雅库特儿童还会免费领取一块烧红的木炭,用来拿来打人。残酷的战争,需要让儿童从小就领略到疼痛和死亡的感受,才能在成长后无所畏惧。让我感到欣慰的是,雅库特的儿童都会学习巫术,他们深信天命,相信人类的命运与神的庇佑密切相关。就我而言,我认为雅库特人的强大并不来自于盲目的无畏,而是他们从不做无意义的牺牲,这才是真正的强者体现。生命并不是表演,而是源于内心真正的坚强和豁达。这篇文章作者为月小妆,同时我需要声明,以上内容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有侵犯原创版权的地方,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