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dmin

10 月 10, 2023

但传说有传说的特征。 传说的特点不同于手工艺、传统戏曲。 它们是最具集体性的民间文学艺术表现形式,而不是手工艺、戏曲等高度专业化的表现形式。 因此,对传说的保护措施应根据其特点而定。 对于入选第一批国家名录和第二批国家名录推荐的传奇项目,保护单位也提出了一些代表性传承人(说书人),尽管他们不是国家认定的代表性传承人。 可以是省、县级代表性传承人。 一般来说,对于一个传奇项目来说,不太可能有一位杰出的传承者,甚至不像长篇史诗的歌手那样长期以歌唱为职业的艺术家,而是有一些活在世间的人。 普通百姓中的普通劳动者,他们只是在晚饭后、闲暇时、村会或小组会议前、井台上、柳树荫下,给村民们讲故事……有时讲故事、听故事,男人和女人是有区别的。 有些只适合男性,有些则只适合女性。 当然,中国是一个大国,各地情况各不相同。 不排除少数地方有剧场、鼓楼等固定的议事、娱乐场所。 但另一方面,一位杰出的民间文学和民间传说传承人可能会讲述同一个传说的几种不同文本。 到处都有这样优秀的传承者、讲故事的人,我们要善于发现他们。 进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的民间故事传承人仅有六人:河北省藁城市耿村人金正祥、金正新,宜昌夷陵区下宝坪村人刘德芳湖北省城市。 重庆市九龙坡区走马镇的韦显德、辽宁省新民市太平庄的谭振山、江苏省常熟市白毛村的卢瑞英(故事、民歌)。

他们是民间传说故事的大师。 国际上普遍认为能讲五十、一百个民间故事的人就是讲故事的高手,有的能讲四五百个以上的民间故事。 评审组在考核代表性传承人时,以讲述500个传奇故事的能力作为国家级民间文学传承人的底线。 因此,南方故事村吴家沟的说书人能讲400个,未能进入国家级。 可惜超级传承者的级别很高。 我认为这个底线可能太高了,应该修改。 到处都有人能讲述几十个、几十个传说和故事。 我们要善于发现、挖掘它们,不要小看它们。 他们都是我们民间文化的瑰宝,都是传承我们文化传统的“火炬手”。 有必要保护现有的传说讲述者和讲故事的人。 只要他们能讲述自己记忆中的传说和故事,并且身边有一些听者,有一个讲故事、听故事的环境,那么传说和故事就不会绝迹,民间传说就不会绝迹。 文化传统不会中断。 只有他们才能阻止传奇的迅速衰落。 政府文化主管部门的责任就是千方百计为传承人讲述传说提供良好的社会和物质条件。 尤其要促进后期说书人的培养和观众的培养。 “培养观众”在当今世界不是一句玩笑话,而是一种必然。 马克思不是也说过要培养懂得美的观众吗? 因为在当代,年轻一代有多种获取知识的渠道和娱乐方式,讲故事、听故事、唱民歌只是其中之一。 在各种方式和利益的诱惑下,讲述传说和故事的需求正日趋消失。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