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来跟大家分享一下西夏国的历史。西夏族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唐初,当时是党项羌族的一支。后来唐僖宗时,党项族首领拓跋思恭因为平定叛乱有功,被封为夏国公。他带着定难军以夏州为中心,抢了大片地盘,这就是西夏国的雏形。 虽然西夏国一开始是唐朝藩镇割据势力,但是真正成为中原的隐患是在宋朝。听说,西夏国凭借辗转腾挪地灵活,将宋朝两位皇帝熬死。厉害吧! 公元九百八十二年,党项族首领李继捧领着党项族各大首领去降宋。不过宋朝当时很大意,竟然对这个弹丸小国不屑一顾。而李继捧也是审时度势生存的道理。我发现历史上有些男人的智谋真的很有趣。比如,当时大宋跟契丹作战,却没注意到一个叫做李继迁的人。他是我族兄李继捧的弟弟,有更有野心、更有能力。李继捧认为李继迁虽然危险,但如果忙着铲除他,就等于落入宋朝的圈套。大宋一开始并没把这个据守夏州的人放在眼里。 其实,三个政权并不是简单地在斗争,而是在赵光义、李继捧和李继迁之间的勾心斗角。尽管李继捧有些自得地认为李继迁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他很快就被打脸了。李继迁发现宋朝沐猴而冠,受到了许多党项羌族的压迫,于是他趁机发动奇袭,一举摧毁了宋军。我真的佩服他的勇气和胆略!我发现了一段历史中非常有趣的故事。那个叫李继迁的人,原本是投降宋朝的,但他把自己的身份隐瞒起来,投靠了契丹当了驸马。 他这么做是有自己的盘算的。他认为这个身份可以压过自己的兄长李继捧。但是他还想更进一步,要从中斡旋,让他的兄长重新依附契丹。没想到,李继捧自己就来找他,想问问归附契丹的待遇如何。这次,我可大赚了一笔,卖契丹一个大人情。 最终,公元九百九十一年,李继捧正式投降辽朝。这种首鼠两端的外交政策,实际上就是古代的“灵活外交”,并不算新鲜事。这个李继迁真是脚踏两只船啊!我兄长李继捧刚去了辽国,他就来到了银川。他自封为“西平王”,开始给宋朝惹麻烦。他逼迫宋朝与他的领地开展互市,并做了许多让宋朝厌恶的事情,比如“打游击”。 这样子的情况持续了八年!赵光义感到十分恼火,因为李继迁对宋朝的边境造成了极大的混乱。所以,赵光义为了惩罚李继迁,关闭了互市。但是,李继迁派人去逼迫宋朝重新开通了互市。 后来,他还做了一件大事——移民。他启动了一个叫“居延保”的项目,将很多边疆的汉族移民安置在那里,以便更好地维护他的统治。这真是厉害!哎,宁夏银川的老百姓可真是被“绥宥填平夏”这个移民计划累坏了,甚至搞起了叛乱。这可真是令我十分惋惜。 对我来说最不幸的是,跟西北起义军死磕的赵光义终于做不下去啦!他对我频繁的动作非常生气,派兵来打我。不过我非常灵活呢,懂得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什么时候该依附什么人。所以即使宋朝派兵来打我,我也逃了出来。不过,我很可怜的兄长李继捧却被吓死了。 说了这么多,我们知道,西夏在建国之初就是一个非常灵活的政权。所以,在我孙子李元昊建国之后,我们仍然有足够的力量对宋朝进行军事威胁,甚至还发生了联宋灭辽的事件。这充分说明,西夏国是多么灵活聪明啊!其实,宋真宗在位的时候,宋辽之间的战争频繁发生。而当时,我儿子李德明执政,他也脚踏两只船,接受了两家的册封,并趁机疯狂扩张。不过,我们对手的主要不是大宋,也不是辽国,而是吐蕃。 党项族最初是定难五个州,后来发展成十几个州,拥有控弦之士三十余万。我们的力量不可小觑啊! 所以,大宋之所以封党项首领李元昊为国主,已经差不多封他为皇帝了。这也说明了宋朝对西夏的力量感到忌惮。 在李元昊称帝后,宋朝始终无法忍受他的行为。虽然对我们的力量忌惮,不过宋朝也是有面子的啊!一个国家怎么可能会拥有两个皇帝呢?所以他们开始反击。当时宋朝的主要战略是通过围困我们的领土来消耗我们的实力。西军非常厉害,拥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在神宗、哲宗、徽宗时期,我们一直在与西夏战斗,但是很难占到便宜,最终也没将西夏完全打服。 在西夏熬死了两代皇帝后,我们终于意识到金国的实力,并迅速与金国联手抗辽。于是当金朝攻打宋朝时,我们趁机进攻宋朝边境。在金朝夺取中原土地后,我们看准时机立即臣服于金朝,低下了我们的身段,让金朝放松了警惕。金朝全力对抗南宋,我们从此获得了一个相对较长时间的和平。 我们最终死于天意的欺骗。当时铁木真出现,对金国开战,而金国已经被汉化得太厉害,只是一匹瘸腿的马,没有什么战斗力。在与蒙古作战中金国节节败退,最后我们也被迫妥协。最终迁都汴京是为了以黄河作为据点苟延残喘。 在这过程中,西夏一直联合金国抗击蒙古。但是,我们这次选择了错误的主子,等到金国快被打垮的时候,它放弃了西夏这个累赘。而我们也因得罪了蒙古而被蒙古灭亡。西夏被屠城,这说明灵活的外交政策只能保全一时,却不能保全一世。对于一个国家而言,拳头硬,才是最好的生存方式。 文/月小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我侵犯了您的原创版权,请您告知,我会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