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起义的硝烟未散,烈士的血迹未干,武昌城又响起军隆隆的炮声。党人的武装斗争,从来没有中断过。多次失败,许多优秀的党人的牺牲,换来的是越来越大的影响,对清王朝的统治的连续冲击,加速了清王朝的灭亡。

受到冲击的清王朝,却加速的步伐,企图赢得外国资本家和政府的欢心,支撑住它那摇摇欲坠的统治。公元1911年5月,清廷颁布一道铁路国有令,将民办的川汉、粤汉两条铁路的建筑权收回。然后,将它们抵押给英、德、法、美四国银行团,换取,作为民众起义的经费。这种出家和大众的权益的行为,引起全国民众的愤怒,特别是与铁路国有令直接相关的湖北、湖南、广东、四川等省,民众反抗更加强烈,纷纷成立了保路同志会。重庆、江津等地有保路同志会近七十个,会员数十万人;成都各界民众罢市、停止缴纳捐税,甚至抗粮抗捐,发动;四川总督赵尔丰开枪射死许多的群众,造成流血大惨案,更引起了全国的动荡不安,一场更大规模的全国性风暴,已经酿成。

党人受到鼓舞,看到起义良机已经到来,主张在力量充实的武汉首先举义,其他省份同时响应。

原来,武汉的党人长期扎实细致的宣传和组织工作,在各界群众,特别是清廷办的新军中,聚集了雄厚的力量,一万五千多新军士兵,有六千人是组织文学社和共进会的会员。党人计划发动这股力量,举行起义。

这时,清王朝为赶快扑灭四川起义的烈火,急令湖北的新军,去四川执行任务,可能危害党人的起义计划。

九月下旬,党人感到形势紧迫,召开新军文学社、共进会联席会议,决定抢先在10月6日(中秋节)发动起义。由于形势又发生变化,起义推迟到11日。但是到了9日,在汉口装配炸弹的共进会负责人孙武,不小心引爆炸弹而受伤,惊动了清朝官府。清湖广总督瑞徵下令封闭城门,大肆搜查。

文学社蒋翊武决定当晚就起义,以南湖炮营的炮声作为起义信号。但他的指令没有送到炮队,炮声没有响起,起义未能举行。而党人武昌地下指挥机关遭到清军破获,清军搜去花名册,蒋翊武逃走。瑞徵和清军第八镇统制张彪准备第二天就全面抓捕党人。

新军各营中的官兵深感形势万分危急,主动行动。10日上午,工程第八营党人总代表熊秉坤挺身而出,召集各部开会,提出当晚就发动起义。他慷慨激昂地说:“今天到这样地步,不肯定是死,可能还有一条生路。大丈夫应当顶天立地,干一番轰轰烈烈的大事业,哪怕死了也光荣。徐锡麟和黄花岗七十二烈士,就是我们的榜样!”

他的话,赢得大家的赞成,决定下午三时晚操结束后就动手。但不久,由于计划有泄漏,清军将领有所防范,当天晚操被取消。熊秉坤则立即派人通知,取消三时起义的计划,改在晚七点。

七点到了,熊秉坤拔出,朝天开了三枪,作为起义信号,各营按照约定一齐动手,起义终于爆发了。

辎重团的士兵,平时不发实弹,正苦于怎样取得枪弹。此时,听到枪声,在楚望台巡视的监视官李克果,命令士兵们开枪抵抗。党人的士兵说:“长官,我们没有,怎样开枪呀?”

李克果说:“里有的是,你们去拿好了。”士兵们拿到,装进枪膛里。然而,他们却朝天开空枪。李克果知道士兵不稳,就与其他军官逃走了。党人占领了,获得大量辎重弹药的补充。

起义的官兵,自动推举左队队官吴兆麟为起义总指挥,加强起义部队的统一指挥。吴兆麟随即派人去割清军电话线,又派人去接应南湖炮营。其余士兵,分为三路出发,攻打总督衙门。

被割断了电话线的清军,缺少联系和统一指挥,很难再进行有组织的抵抗。炮营被联系上,将炮架在蛇山阵地,对准总督衙门,正要开炮,突然下起了雨,炮手看不清目标,无法施放。围攻总督衙门的起义士兵只好强攻。但总督衙门守卫的火力很强,军伤亡较重。吴兆麟下令暂停进攻,另派士兵围绕总督衙门,放起三堆火,作为炮兵发炮的目标。蛇山上的炮兵,果然朝着火光方位,连连发炮。炮弹在总督衙门里爆炸,瑞徵被炮声吓坏了,哆嗦着,从部下帮他在后墙根挖出的一个小洞里爬出,逃到停泊在长江江面的军舰上。

统制张彪顽固抵抗了一阵,终于因为军越战越勇,只得带着残兵,渡江而逃。

经过一夜的苦战,到11日的清晨,军攻下清军总督衙门,武昌全城光复,起义成功!接着,汉阳、汉口也先后被军占领。军宣布成立中华湖北军政府,颁布了《中华鄂州约法》。

起义成功后,许多省份纷纷响应,推翻清朝总督衙门,建立了的省政府,拥护共和。

领袖孙中山还在国外为事业奔忙,听到起义成功的消息,又兴奋又激动,立即起程回国,领导运动。十二月,他回到上海,受到热烈欢迎。在十七个起义省份中,十六个省份的代表,投票推举他为中华临时大总统。公元1912年元旦,孙中山到南京就职,发布《临时大总统宣言书》,正式宣告中华的诞生。2月12日,清帝宣统宣布退位,结束清朝在全国二百多年的统治,以及延续了两千多年的中国封建制度。这场发生 在公元1911年,农历属辛亥年,因此,被称为辛亥。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