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迁是官二代。 其父司马谈,居太史岭。 他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学者型官员,同时也是一位吃鸡狂人。 当别人的孩子还在玩尿的时候,司马谈就已经规划好了儿子的人生。 他希望他成为一名伟大的历史学家,写出一本伟大的历史书。

为了不让儿子输在起跑线上,司马谈从小就精心训练儿子。 他不仅将自己的绝学传授给儿子,还为儿子聘请了董仲舒、孔子后裔孔安国等名师。 他们都成为司马迁的导师。 司马谈还想方设法寻找常人看不到的珍本善本,让儿子可以阅读。 当他稍大一些时,他安排儿子乘坐车站马车,周游世界,亲自收集生动的第一手历史资料。

旅途结束后,司马迁回到长安,顺利进入仕途,获得了郎中的官职。 在京城工作,接触到了顶尖人才,大家都有说有笑。 司马迁的视野开阔了,他的知识也突飞猛进。 一切准备就绪,父子俩开始写历史书。

然而没过多久,司马谈就病重了。 他临死时给司马迁留下了一份重要的遗嘱。 司马谈对儿子说:我们司马家古代很有钱。 周代,世代担任太史,成为史家世家。 可惜后来没落了。 我有书写一部通史、恢复家族荣耀的雄心。 可惜天公不作美,现在我没时间实现这个愿望了。 孩子,你一定要写一本伟大的历史书,完成我最后的愿望。 司马迁在病床前流下了眼泪,郑重地从父亲手中接过了接力棒。

父亲死后,司马迁继位,成为新的太史令。 毫无预兆,一场灾难向司马迁逼近。

起因是汉武帝在位的汉武帝二年,汉朝在汉朝与匈奴的战争中惨败。 名将李广的孙子李陵在战斗中兵败被俘,投降了匈奴。 司马迁认为李陵作战非常勇敢,有大功。 在弹药和食物耗尽、又没有外部增援的情况下,他全力被俘。 他的自首只是一个临时措施,如果有机会他会回来为朝廷效力。 的。 结果,汉武帝勃然大怒。 他认为自己为李陵辩护是诽谤二师将领,于是将司马迁下狱论罪。 残暴的官员趁机将司马迁判处死刑。

司马迁被判死刑,到底冤不冤? 说不公平也不公平。 这要从第二师将领李广利说起。 李广利是汉武帝的二姐夫。 李氏兄妹都能歌善舞。 他的大哥李延年曾为武帝表演歌舞时,唱了一首新歌:“北国有佳人,独立于世,看倾城,古清仁之国。” 武帝听后,感慨道:哪里去找这么美的女人啊! 立刻有人回答:李姐姐真是个美丽的女人。 武帝一看,果然是美人。 纳她为宠妃之后,当然也要表达一下对姐夫的爱。 其大姐夫李延年被封为斜鲁校尉。 汉武帝想给他的两个妹夫封侯爵,但是封侯爵必须有一定的功绩。 汉武帝封李广利为二师将军,让他前往西域大元国二师城抢劫血战宝马。 这是为了向李广利展示他的功绩。

可惜不是每个亲戚都像卫青、霍去病那样。 李广利不仅能力平庸,人品也很差。 花了四五年的时间,毁掉了几万韩家人的生活,李广利终于抢到了几匹马。 血马回来后,李广利虽然被封为侯爵并升官,但威望并不高。

这次战斗中,不少将领不愿被派往李广利手下,以各种借口要求调任,其中就包括李陵。 汉武帝也看出了李陵的心思。 虽然他最终同意了李陵的作战计划,但他却扣留了自己的战马。

李陵率领不足五千步兵深入匈奴王庭,与单于精锐主力连续作战十余天。 他杀的敌人比自己的军队还多,让单于“震惊”,调集了所有匈奴军队。 ,派遣所有能射箭的人围攻李陵。 李陵的士兵伤亡惨重。 “箭已尽,援军来不及。” 箭全部射出,进退无路,援军也没有到来。 李陵无奈之下投降。 。

汉武帝的逻辑是:司马迁为李陵辩护,是为了把战败的责任推到李广利身上,而指责李广利,就等于攻击皇帝陛下搞裙带关系、怠慢人事。 如果按照这个逻辑,你连皇帝都敢挑剔,杀了你也不算冤枉。

这真的是发生的事情吗? 司马迁在写给好友任安的《报任安》信中详细解释了这件事。 司马迁说:他没有功绩。 仅仅靠着父亲的一点帮助,皇帝就让他到京城做官,所以他对皇帝充满了感激之情。 二十多年来,他不顾家人,拼命工作,无暇顾及。 当他与朋友出去玩时,他“日夜思索自己一切不配的才干和能力,以求得主的喜悦”。 他只是想得到皇帝的认可和宠幸。

他与李陵并无私交,“但我看他为人,他是一位杰出的学者,对亲人孝顺,对朋友诚实,对待财富诚实,施舍正义,让步”又让步,恭敬节俭,时时想着做事而不顾自己的安危。” 国家急需。”但根据他的观察,他认为李陵为人忠诚、孝顺、廉洁、俭朴、有礼,能解国家之急,具有国士之风。相信李陵别无选择,只能投降敌人,等找到机会他一定会报恩的大人物。

看到皇帝因李陵战败而“悲痛欲绝”,他为皇帝感到惋惜。 “仆人想要表达自己的感受,但又没有办法。” 他想要安慰和开导皇帝,但始终没有机会。 “当在适当的时候被问到时,我就是这个意思。” 当皇帝询问他的意见时,他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对李陵进行了分析和赞扬。 他本来是想安慰皇帝,解决他的问题。 “明主不知道,以为是要阻止二爷,所以才为李陵游说。” 没想到皇帝思考问题的角度如此奇怪,他勃然大怒,立即将他囚禁起来,并移交给有关部门审问。 基于皇帝脸色的阴沉,有关部门以“诬告”的罪名判处他死刑。 皇帝“听群臣议”,批准了他的死刑。 “拳拳到肉的忠诚,永远不能带来自力更生”。 他是如此的忠诚和真诚,以至于他终于没有机会表达自己的意思了。

司马迁确实没有要批评皇帝叛逆行为、得罪皇帝的意思! 然而,神的力量是不可预测的,雨、露、雷霆都是神的赐福!

当时,有两种方法可以避免死刑。 一是缴纳50万元赎罪,二是遭受“腐败”。 司马迁家里穷,买不起钱。 学者不可杀,但不可辱。 司马迁确实很想死,但想到父亲的嘱托和未完成的史书,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具有超人意志和野心的司马迁选择接受腐败的惩罚。

事实上,后来汉武帝同意了司马迁的观点,派人前往匈奴,试图将李陵带回汉朝。 当然,由于李陵全家都被汉武帝所杀,他无法再面对这个悲伤的地方,最终也没有回来。 。 对于司马迁来说,汉武帝确实把他当成太监了。 行刑后,他安排了一份太监的工作——中书夜哲令。

如果没有发生李陵的灾难,司马迁还能写出《史记》吗? 答案是肯定的。 毕竟,编纂历史是他们父子几代人的理想和抱负,是他们历史学家世家的责任和使命。 那么,李陵的灾难对《史记》的创作有何影响呢?

酷刑所造成的肉体痛苦和精神屈辱是难以忍受和难以想象的。 “手足,收木绳,露皮,收筐,幽于墙内。见狱卒,便争地盘,见徒弟,心跳停止。” 司马迁受苦期间,被关进监狱。 他的手脚被绑在一起,用木镣铐住,用绳子捆绑,皮肉裸露,并用棍棒殴打、鞭打。 他一看到狱卒就吓得跪倒在地,一看到犯人就吓得倒吸一口冷气。 他受到残酷的折磨。

更可怕的是,被折磨之后,你就不再是一个完整的人,不再是一个完整的人了。 你会被社会排斥,被乡亲朋友瞧不起,甚至被视为侮辱你的祖先。 人死后就不能进入祖先的坟墓。 一剑斩后,作为男人的司马迁死了,作为士大夫的司马迁也死了。 司马迁的“肠子一日九回,在家时突然死了,出去时也不知道去哪儿了。每每想到这种耻辱,他就汗流浃背。这之后这次遭遇,司马迁神情恍惚,从痛苦中恢复后,他重新思考人生、观察现实,思想观念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这些都体现在《史记》优越的创作上。

司马迁在史书的创作方式上做了一些改变。 写历史书有一定的标准,要求简洁、真实。 历史学家一般不被允许表露自己的态度。 即使要赞扬或批评,最多也只能说点小话,这就是所谓的“春秋文法”。 司马迁打破了当时史书的风格。 按照规定,“以情为动力,以心自在”。 他不仅记录了历史,也阐述了自己对待历史的态度。 在语言上,他更是文学性和热情,把枯燥的历史变成华丽的议论文和抒情散文。

司马迁写屈原时,几乎是在写他自己。 “信的时候被人诽谤,被人怀疑的时候忠心,怎么能不抱怨呢?” 他的经历与屈原有何相似之处? 喜怒无常、暴虐残忍、刻薄忘恩负义,汉武帝与当年的楚王有何不同? 司马迁用《屈原贾圣传》的创作来表达自己的愤怒、抱怨和忧虑。 说实话,从此以后,屈原就以太史公诠释的形式流传至今,成为中华民族的文化符号。 难怪鲁迅称赞《史记》是“史家的绝唱,无韵的离骚”。

司马迁塑造了许多平民英雄的形象。 在聂政、荆轲、朱嘉、郭协这些不畏死亡、英勇无畏的孤胆英雄的身上,寄托着司马迁的理想——告诉无家可归的人们反抗强权政治下的暴力的理想。 在现实世界中,面对汉武帝的强大,司马迁别无选择,只能用这种创作来从精神上反抗汉武帝的独裁和残暴,从而寻求心理上的平衡。

司马迁不以成败论英雄。 他对那些悲惨的历史人物和受屈辱的不屈人民,倾注了更多的理解、同情和尊重。 在这些人物身上,都能找到司马迁自己的影子。 可以说,没有李陵的灾难,就没有《史记》的今天。 这也是《史记》不受统治者青睐、被斥为“诽谤之书”的原因。

李陵的灾难改变了司马迁的功利观。 在《史记》中,司马迁多次强调功成名就后退休的重要性,并举了很多例子。 商鞅、白起、文种、韩信等人都取得了伟大的成就,但结局却都很悲惨。 在中国文化中,有“立功”的传统,功名观念在士大夫阶层根深蒂固。 在他之前的司马迁也是好胜心强、渴望富贵名的人。 在李陵的灾难中,无论是李陵的经历还是他自己的经历都让他心寒,“伴君如伴虎”的噩梦挥之不去。 服务世界的热情尚未冷淡,争名夺利的欲望也已淡去。 像范蠡、张良那样,“抛去衣衫,深藏功名”,就是最好的结局。 功成身退,是司马迁的无奈选择,也是他的默默反抗。

李陵之祸,使司马迁的思想更加深刻透彻,情感更加饱满强烈,使《史记》成为一部“通晓古今之变,研究天人关系,成为一个家庭。”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