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207年8月经历了白狼山之战,率领我的精锐骑兵大败乌桓主力,斩杀了西乌桓单于蹋顿,彻底击溃了袁氏在北方最后的势力。随即我带领大军班师回邺,一个月后,公孙康送来了袁尚与袁熙的首级,我彻底地统一了整个北方,实现了当时统一天下的战略。

对于我这样志在天下的人来说,统一了北方接下来的战略无疑就是统一全天下。当时,我占据了豫州、兖州、徐州、司隶州、冀州、并州、幽州、青州等八个州,而东汉的天下十三州只有益州、荆州、扬州、交州与凉州还未被我所控制。

当时天下还有刘表占据的荆州,孙权占据的扬州,刘璋占据的益州,张鲁占据的汉中,马超、韩遂等军阀割据的凉州与关中。但回到邺城后,我在208年的正月做了一件事,预示着我接下来的战略。而这一切都留存在这张图片里:

我是曹操,根据《三国志 武帝纪》的记载,当我回到邺城时,就在这里挖掘了一个人工湖,我把这个湖命名为玄武池,用来训练水军。我的战略意图很明显,就是为了对付南方的荆州和扬州,因为只有刘表的荆州和孙权的扬州(江东)需要用到水军。

 

同年7月,得知刘表病重之后,我率领大军南下攻打荆州。可我还未到达荆州时,刘表就病死了,接着他的儿子刘琮成为荆州之主。在获得蒯越、韩嵩、傅巽等人的劝说下,刘琮选择投降了我,这使我不费一兵一卒地占据了荆州。

接受刘琮的投降后,我把刘备视为大敌,派出五千骑兵追击带领十余万百姓南逃的刘备,在长坂坡之战中,我的军队打败了刘备。

我是曹操,当我到达江陵城(今湖北荆州市)休整了两个月之后,我发动了赤壁之战,率领荆州降军及南下的曹军沿着长江顺江而下攻打刘备。

可是,赤壁之战中我意外地与刘备、周瑜率领的孙刘联军相遇,导致了一场激烈的战斗。最终,我战败,被迫退守江北的乌林,而孙刘联军则在江南的赤壁扎营,双方形成对峙。

周瑜根据黄盖提出的诈降与火攻计,用火攻的办法大败我。一把大火就把我统一天下的野心烧了个精光。孙刘联军在随后的一年中攻取了曹仁驻守的江陵城,我只有退守襄阳。

最终,孙权、刘备、我三家鼎立的局面先在荆州形成,转而扩散到全天下。

在赤壁之战后,我改变了战略,不再选择主攻荆州,而是把眼光放到了西边的关中与凉州,甚至是汉中的张鲁的身上。我的战略由南下改为西进,在四年时间中,我占据了关中与汉中,并与占据益州的刘备隔山相望。可在此后的十余年中,我仍然没能统一天下。

 

回到公元207年年底与208年年初,如果我当时就觉得曹操攻取荆州的战略是正确的,那是错误的。我的战略过于急躁。

首先,从战略的角度出发,统一天下的战略最好是先易后难。

荆州刘表、江东孙权、益州刘璋、汉中张鲁、关中及凉州马超、韩遂,这些势力之中谁强谁弱,相信一眼就能看出来。从人口、城池、人才与经济实力来看,荆州刘表最强,江东孙权次之,益州刘璋第三,关中马超与韩遂等军阀第四,汉中张鲁是最弱的。

凉州就能被迫臣服。这时,曹操就可以调动兵力,对付荆州的刘备。

当时我认为,曹操的战略只有南下与西进,相对来说,西进比南下更为容易,因为西边的关中与凉州还是军阀混战与割据的时代。关中的张横、梁兴,安定的杨秋,河东的侯选、程银、李堪、马玩、成宜,凉州的马超与韩遂等十部军阀在曹操进入关中之后,联合起来对抗曹操。

当时的天下势力分布,这些军阀是为了共同的利益才联合起来的,实际上只是一盘散沙,战斗力并不强,除了马超与韩遂之外,其他军阀实力都比较弱。我认为,曹操如果先西进、再南下,就相对容易些,拿下了关中与凉州,就能对汉中和益州形成压力。

 

汉中张鲁与益州刘璋跟曹操相比,都不是一个档次的,而且张鲁与刘璋的智谋远远逊于曹操。曹操只要拿下关中与凉州,汉中与凉州就能被迫臣服。这时,我认为曹操就可以调动兵力,对付荆州的刘备。

中有天然的优势。而且荆州地处天然的屏障,士兵抵御侵略的能力强,作战空间广,且又能快速调动人马,防御性强。

在我看来,益州虽然有蜀道天险,但刘璋弱在能力不足,无法据险守住。曹操一旦拿下关中、凉州、汉中、益州,就能对荆州和扬州形成半包围。这差不多就是后来西晋统一天下的模式。

而从智谋的角度来看,荆州及扬州人才最多。当时的天下,除了中原之外,人才最多的是荆州和扬州。东汉末年战乱频发,中原士多南下逃亡,很多人到了荆州与扬州,甚至还有人到达最南边的交州。相比较之下,荆州是接受中原士人最多的,其次是江东,再次是益州。

荆州有诸葛亮、庞统,江东有周瑜、鲁肃,这些人在当时都是的智谋。曹操打仗一样重智谋,善于用奇兵,善于以少胜多,在智谋的对抗中有天然的优势。而且荆州地处天然的屏障,士兵抵御侵略的能力强,作战空间广,且又能快速调动人马,防御性强。

 

在我看来,三国时期各家势力拼的就是人才。所有的智谋都是人提出来的,曹操手下虽然谋士不少,但能劝得住曹操的人不多,郭嘉算一个。

曹操手下的人才并非没有人劝曹操,程昱和贾诩就曾经劝过曹操。程昱认为刘备会与孙权联合,贾诩则劝曹操应该安抚百姓,等待时机。然而曹操不听,被胜利冲昏了头脑,没能冷静分析当前战略,反而急于依靠一场战争统一天下。

在我看来,赤壁之战是在错误的时间,对错误的敌人发动了一场错误的战争。首先,曹操占据荆州才两个月,人心还不稳定,就急于发动战争。其次,曹操发动战争的时间是在208年的冬天,正是一年中最寒冷的季节,这种季节打仗根本放不开手脚。

  其次,赤壁之战其实是一场遭遇战,双方都没有预设战场,而是意外地在赤壁这个地方相遇,于是双方开战。仅仅几天时间,曹操就大败而归。同时,曹操攻打刘备的另一路人马正沿着汉水南下,听到曹操在赤壁战败,就直接沿着汉水撤退了。

赤壁之战怎么看都是一场急躁的战争,完全没有战略性可言。曹操刚刚占领荆州才两个月,就急于发动战争,这不是合适的时机。

从地缘的角度出发,荆州地处天下之中,易守难攻。东汉末年,整个天下有十三个州,而荆州北接中原,南承两广,东达扬州,西通益州,是非常重要的战略要地。荆州是诸葛亮在北伐前进中眼中的四战之地,它有天然的屏障,士兵抵御侵略的能力强,作战空间广,且又能快速调动人马,防御性强。

在我看来,基地对我们非常重要。在鲁肃眼中,基地是割据长江以南的要地,具有极高的战略地位。同时,周瑜也把基地作为攻取益州的跳板。

 

而荆州,作为天下之中的要地,占据荆州可以断航长江,使得长江上游的益州与下游的扬州失去联系。从整个华夏地缘的角度来看,攻取荆州是统一天下的重要步骤。秦岭西边道路险峻,东边淮河水网密布。而南阳-襄阳-荆州的路线是中原南下最好的选择,一旦攻取荆州,天下就会被割裂成东西两个部分。

 

以蒙古人的征服历程为例,他们花费更多的时间攻打襄阳。甚至他们强大的战斗力也需要五六年才能攻下,可见襄阳的重要性。然而,曹操却能轻松地占领荆州与襄阳。这主要是因为刘表去世后,刘琮的懦弱无能,给曹操可乘之机。

在我看来,如果没有占领荆州,就不可能有后来的赤壁之战了。

荆州易守难攻,而襄阳更是被称为华夏第一城池,是冷兵器时代难以逾越的天险。曹操选择了一条最艰难的统一之路,失败在所难免。如果刘表还在世,曹操可能甚至无法攻取襄阳,更别提发动赤壁之战了。因此,曹操在统一北方之后的战略出现了问题。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