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子》

甘飞,古时善射,用弓,兽伏鸟。 其徒弟费威,随甘英学习射箭,技术胜过其师。 姬昌还向费威学习射箭。 费伟说道:“你先学,眼睛都不眨一下,然后就可以射击了。” 姬昌回来后,躺在妻子的椅子下,用眼睛支撑着妻子。 两年后,尽管圆锥体的末端又折回了眼角,但也不是瞬间的。 为了告诉飞威,飞威说:“还没有,你要学会看才行。看小如大,小如书,然后告诉我。” 常把虱子挂在牦牛上(11),向南看。 在十天(12)期间,洗礼(13)是伟大的。 三年后,如轮子。 见(14)余事皆丘陵山。 以燕角之弧(15)与朔鹏之蝎(16)射之,虱心悬不已(17)。 为了告诉飞威,飞威高刀大喊(18)说:“你明白了!”

【注】选自《列子·汤文》。

【彀(gòu)弓】把弓拉到最大。

[兽倒下,鸟倒下] 兽倒下,鸟倒下。 摔倒。

〔通〕超过,超越。

[呃首先学会不眨眼]你首先要学会不眨眼睛看东西。 呃,你。 不眨眼,不眨眼。

【焉(yǎn)卧于妻织机下】仰卧于妻织机下。 躺下,仰面躺下。 机器,织布机。

[眼睛盯着踏板] 眼睛盯着踏板。 承担,承担,这里指的是凝视。 伸展,织布机的踏板。

【锥头虽倒(zì)】就是用锥尖刺他的眼皮。 虽然,甚至。 锥体的末端是指锥子的尖端。 眼角、眼窝。

【微】微小。 这是指微小的物体。

〔〕明显地。 这是指明显的物体。

(11)【牖(yǒu)用牦牛(máo)挂虱子】用牖牛毛扎住虱子,挂在窗上。牖,窗户。

(12)【十天】十天。

(13)〔洋(jìn)〕渐渐。

(14)【看】看。

(15)【燕角弓】燕国的牛角制成的弓。 弧,弓。

(16)〔说朋之簳(gǎn)〕北方竹制的箭杆。 朔,北。簳,箭轴。

(17)【穿虱子心,挂其不休】刺透了虱子心,挂它的牛毛却没有折断。 通过,通过,通过。 绝对,断绝。

(18)[高拊拊(fǔ)英(yīng)]高兴地跳起来,拍着胸口。

【译】甘英是古代善射的人。 他一拉弓,野兽就倒在地上,飞鸟也倒在地上。 甘英的弟子费威,跟随他学习射箭,后来技术超过了他的老师。 一个叫姬昌的人也跟着费威学习射箭。 费伟道:“你先学会不眨眼看东西,然后我们再谈射箭。” 姬昌回到家,仰面躺在妻子的织布机下,眼睛盯着踏板,一眨不眨地练习。 两年后,即使用锥子扎进他的眼皮,他也不会眨眼。 姬昌把这件事告诉了费伟,费伟说:“这还不够,你还要学会看东西。你一定要练习,直到小物像大物一样清晰,小物像大物一样清晰。”明显的物体,一清二楚,然后过来告诉我。” 姬昌用牦牛毛绑了一只虱子,挂在窗子上,面朝南望。 十天后,他眼睛里的虱子渐渐变大了。 三年后,虱子看起来像轮子那么大。 如果你用眼睛看其他物体,它们就像小山一样大。 于是,他用燕国牛角制成的弓和北方竹子制成的箭杆来射悬挂的虱子。 箭射穿了虱子的心脏,但挂在上面的牛毛却没有折断。 姬昌把这件事告诉了费威,费威高兴地跳了起来,拍着胸口说道:“你已经掌握了射箭的秘诀了!”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