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代史料选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一个吏部的小文员,竟然敢从大官傅大帅嘴里讨饭吃。 这一次,他为户部要的银子高达两百万两。 自然,他也赚了很多钱。 京师各部中,以户部为官最多,差事也最多,因为地方报销、税赋都要经过户部,事务最多,发脂的机会也多。 按照制度,六部、李范元等所有机构的官员人数不超过千人,但实际上,户部一个家族的官员人数往往超过这个数字。 其他部委也因其职责而变得更加丰富。 比如吏部,因为掌握了选官等职能,对官员的任用、更替、调动有很多要求。 当年浙江有一个候补县令,应该补上一个缺口。 吏部来了一份文件,说这个空缺由你来补,但照例要给我一千两。 县令心想,这件事本来就应该是我的事,何必花这么大的钱,就对部里中小官员的贿赂要求置之不理。 结果,空缺被填补了,却给了别人。 他托人打听,才知道补缺的时候,大臣说之前推荐过他,一个人站两路补缺,所以他被分到了另一个班。 县令连忙向官员求救,官员却说,你们这次来不及了,要为以后打算,还得再给五千两。 否则,只能取消两个班次中的一个。 县令筹不到这笔巨款,只好取消推荐班,等待候补。 结果没多久,部长就告诉我,这次县长有空缺,可惜你取消了。 一个吏部的小吏,根本没有品级,索贿不成,就能把一个县令折磨个半死。

小官有时也敢直接向部中大臣要贿:礼部尚书要了一封给他母亲的信,他家乡的地方文件已经到了部里正在处理。 某夜三更,部礼房小吏突然来访,说有公事。 当被问到有什么事时,答案被称为公开请求。 尚书有些不耐烦了,请不要来找我。 小官人更直言:“若要为娘亲求书信,得给我一万两。” ”尚书怒道:“你竟敢来敲诈我? 想想看,你父亲当年战死,太夫人追生你的时候,你考科举的时候少报了两岁。 现在我必须邀请你了。 您的年龄正确吗? 根据你的简历,你是在你父亲去世两年后出生的。 这是没有道理的。 尚书想了想,就问小官怎么办。 小官说,考试的时候,州、县、省、吏部都有你的记录。 现在要更改所有这些多年来的记录可能会花费很多。 尚书只好给了小官一万两。

这么懦弱的大臣,手上有把柄,当然管不了小文士。 有时,遇到强官,他可能会约束下属的行为。 清代陈康启《郎迁纪文出笔》卷十三:汝康、永始名臣张廷玉主管吏部时,有小吏递给他一份文书,说是从当地报纸上,误认为是元始县。 写为咸民县,请求将文书送回地方政府查问。 张笑道:“如果这份文书把‘祖’字错写成‘元始’二字,说不定会有。如今我多写了几笔,肯定是这些文士加的,他们算什么更何况是想向当地政府索要贿赂。” ,于是文士受到了严惩。 张廷玉任吏部尚书时,有一个姓张的官员,善于玩弄文法。 京城内外的官员为他杀了很多人。 他被称为“张虎”。 张廷玉痛斥他。 张不顾一切感情,被称为“伏虎侍郎”。

当然,下人和下人的行为,往往是背后有人支持的。 遇到这样的情况,外省的大官,哪怕像左宗棠这样名震天下,在京城里,有时也会被下人、下人欺负。 当时,京城各派守卫中,以崇文门守卫最为腐败,行人官员被搜身最多。 左宗棠来京时,带了很多行囊。 门官难留,重金入城。 次日,在朝堂上遇到了一位掌管城门的王爷。 正要上前质问,没想到太子竟然迎上来,躬身谢道:“昨日郡主入城,何以赏赐这些少年?” 多钱啊”,连连道谢,让一向以言辞犀利着称的左宗棠难以再多说什么。

有时,各部尚书会被侍从整顿,以致丢了官职。 比如清朝末年,严敬明掌管户部,对部下严苛至极,让仓管们对他恨之入骨。 一日,他正要上朝,但帽子上的红顶不见了,四处寻觅。 当他在别处找了一个替身,再次上朝时,太监们已经数次来到朝堂催促。 这种拖延屡屡发生,最后得罪了太后,被罢免他,离开了户部。 其实他心里也清楚,惩罚他的不过是库官而已。

在当地,这种情况更为普遍。 每当巡抚或布政使衙门发出差事,送文书的官员总是要赏赐。 他一上任,就得给大官身边的小官传些“喜讯”。 否则,日后百般刁难,有文件送达时,拦路虎多,势必使人得罪官员,也成为一种所谓的“坏规则”。

地县县官一上任,首先遇到的就是那帮盘踞在三更六房的下人。 官员们刚到一个地方,不熟悉当地的语言、风土人情、风土人情,只能依靠这些人来办事。 而且,“以铁打衙”,官员在一个地方只待三两年,几个月就调走。 他们很少有长远的打算,只要官吏和下人不要做得太过分,就可以了。 在《红楼梦》中,贾雨村刚上任就遇到了一件大案,却不知道是恩人家的亲戚薛蟠惹的祸。 要不是熟悉当地情况的“门子”说着花言巧语,他差点得罪贾家亲戚。 从官员的角度来看,每一位新任县长对他们来说都是一个机会。 他们千方百计地找出这个人的爱好,鼓励他贪吃多拿,告诉他这些都是本地人长期存在的东西。 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利用自己的双手从中获利。

很多时候,到地方去的县令,都是在省城等着上岗。 他们呆得太久了,没有钱管理他们的事务。 于是他们把县里的书记叫来,带了一大笔钱到省城去“活动”,县长上任之后,自然就把一切都交给了这些人。 “钱粮入户本,米入粮本,粮仓、购置、军用物资等入库本,奢侈收入倍增。上下运输,除了关税利润。” (清姚远志《竹叶亭杂记》,卷二,中华书局,1982年5月版,第52页)所谓消资分利,自然是残疾人的一种出路。 至于地方官员下乡,就跟刮地一样。 以清官着称的县令段广清在《镜湖自写纪事》中提到了家乡县官下乡的威严:如果一个乞丐死在乡下,“每个地方官员都下乡”去巡视,必须带上抗命书、罚书,然后带着门印、署名、小使、六房、三等外办,以及官仪尉、枣隶,下乡。马仆,轿夫,路上人有百余人。 这样的一群人,就像蝗虫一样,“村里的几百亩小康房,经过地方官员的检查,一扫而光,没有余烬”。 (段广清,《镜湖子》年表《道光十七年》,中华书局,第2-3页)让当地民众对这些如蛇蝎一般的人“寒心”和“恐惧”。

至于下乡办案的普通公务员,更是比县令还要厉害。 “第一次去原告家要银子,这叫启蒙礼。第二次去被告家,不管有理有无,横冲直撞,招摇撞骗,一家人都被吓坏了,吃饱了才出去。 “一一寻找,都要开发。” 案到县城,百般拖延,三更六房,要求各种费用“不计其数”(清姚远志《竹叶亭杂记》,卷二,中华书局, 1982 年 5 月版,第 52 页)。 于是,土贼蜂拥而至,老百姓不敢报案,报案也是浪费钱财。 不抓,就算抓了,也是“受贿放人”。 当时,四川省有“盛放贼”、“洗贼名”等项目。 家,这叫“贼花开”; 乡里的人凑了七八千到一万块钱,交给看守,等他们装满自己的私囊,然后把被关押的人一个一个释放。 谓之“洗贼名”。 中产阶级和小康家庭往往会在这种情况下破产。 所以当时有联曰:“欲子孙有果,非劫案不开花”。 地方出了事,有时候连官吏都会受到波及。 段广清是浙江的一个小县令,他的哥哥向他提起过他老家安徽宿松县的仆人下乡害了一方。 他别无选择,只能这样做。 我只好建议他们平时向农村的大户人家凑些钱,逢年过节,照顾一下县里的书记员仆人,让他们不要下乡办案。 (清·段广清《镜湖自编年谱》,道光十七年,中华书局,页2-3)

到了清朝,官吏权力膨胀,成为官僚体制下的毒瘤。 说到底,还是制度与社会实际不相适应的问题。 清代法制中,法规相辅相成,法简规繁,大量案件成为办案和社会事务的依据,非专业人士难以掌握抓牢。 没有具体运作的能力,势必依赖长期盘踞衙门的官员,造成官员权力的恶性扩张。 做官的没办法当官,大多没有法定收入。 他们想要不去索贿几乎是不可能的。 同时,清朝也是一个教权主义盛行的时代。 官员的权力有大有小,往往要为一件事来回多次,反复汇报情况。 ,根本不可能做事,这也成为了李旭作弊的原因之一。 雍正时期的名臣田文镜曾说,按照制度,他的一处总督府里只允许20人做文员,但他用了将近200人,文书还来不及. 缺点。 一个更重要的方面是,清朝中叶以后,社会进入现代化,出现了很多过去没有的事情,没有专业人士就无法承担,制度依然僵化。 情况。 道光年间,太常寺侍郎徐乃济请求解除鸦片禁令。 其原因之一是“下旨是为了奴婢的利益。清梁章举《游子从谈》第5卷,中华书局,1981年9月版,75-77页)。虽然是出于私心反对禁烟的同时,也揭露了法令在官吏奴仆的情况下根本无法执行的社会现实。

清史3

顺治十八年,清政府任命45岁的于成龙到偏远的边疆——广西罗城为县令。 洛城被清廷统治不到两年。 由于局势不稳,两名县令纷纷死亡逃亡。 而且,当地被万山环抱,瘴气盛行。 从北方来做官的人“有去无回”。 于成龙不顾亲友阻挠,抛下妻儿赴洛城任职。 他带着简单的行李和几个仆人,骑着毛驴,到洛城就任。

当时,罗城县只有6户人家,10多间茅草屋。 于成龙一行不得不住在关帝庙。 他们“栽篱荆棘为门”,在院子里堆土为几案,每天蹲在地上吃饭。 很快,大部分下人都病死了,其余的也都回来了,只剩下成龙一人。 他在给友人的一封信中说:“万历只剩一具尸体,生死无能,夜卧刀,床边立两枪自卫。”

看到成龙孤苦伶仃过着清贫的生活,当地人主动送他一些土特产。 于成龙一一谢绝,他说:“这些东西我自己不要,你们拿回去孝敬父母吧。” 于成龙在任期间,废寝忘食,剿匪盗贼,办案公正,镇恶扬善,改善地方治安,社会安宁。 又提倡兴办学堂,传播文化,使风气一新。 其人品表现,被康熙发掘后,任命为四川合川知府。

此后的日子里,于成龙的官位不断升迁,但“清廉舍己”的道德操守却从未降低。 任武昌太守时,有一年中秋节,于成龙的儿子从山西不远万里来看望他,告诉祖母自己病重,让父亲请假回家探望。他。 于成龙的儿子从老家带了一只腊鸭来给父亲下酒。 可父子俩只切了一半腊鸭,就草草地过了中秋节。 节后,余成龙获准请假,父子二人回家。 于成龙因为路上买菜的钱不够,只好带着儿子从老家带回来的半只腊鸭来做菜。 一路吃饱睡足回了老家。 . 这件事传到广西,老百姓都非常感动,罗城县的乡亲们还给他起了个外号——板牙智贤。 后来有人写了一首诗来赞美他。 诗云:半鸭县知县自古不同,治政廉洁。 如果所有的官员都这样,那黎族人民就太幸福了!

成龙迁任两江都督时,已经六十多岁了。 “两江”地处长江中下游,万里沃野,物产丰饶,但于杰基不改初衷。 一如既往,他每顿饭都要吃萝卜青菜。 主仆无茶饮,采槐叶充之。 久而久之,衙门后的槐树,枝叶稀疏。 余成基上任后,江南屡遭风雨侵袭,灾祸不断。 他经常吃粥和蔬菜,以“储米充饥”。 “为了一个日食,一碗粗粮,一勺粥,配上青菜,一年四季都不知道肉的滋味。” 江南人为怀念他,亲切地称他为“余庆才”。 “玉青菜”的轶事至今还在江南流传。

读清朝史

清代史料选

清朝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封建王朝。 以下是小编为大家整理的清朝历史故事。 我希望它可以帮助你。

清史1

影视剧中和平与暴力的频繁出场,让人们记住了乾隆面前的名人,清朝的军事大臣,也是史上最贪官。 那么,贺之死真的是贪心所致吗?

和谐的贪婪不是一蹴而就的,更不是别有用心的,而是日积月累的猖獗和猖獗。 不能不注意到乾隆帝治世的智慧。 但乾隆对太平的倚重不减,可见乾隆皇帝治世之英明。

然而,乾隆对和氏的依赖丝毫未减。 可见,何氏虽然贪婪,但确实对皇帝忠心耿耿,对国家有贡献。

而且仗着乾隆的仗义,也难掩其霸道气势。 他虽然善于察言观色,笼络民心,但对清除异己也不遗余力。 在位高权重的何氏眼中,除了高高在上的乾隆皇帝,其他人根本不够看,就连已经被列为太子的十五皇子颜也被他打压。

乾隆五十九年,为了不超过先祖康熙在位六十一年,乾隆决定立太子。 他知道,当朝的皇帝和朝臣为了避免自己的权力受到压制,极力恭维乾隆的“万岁”,没必要急着做储备。

劝说几句,乾隆就得罪了二十几个迫切盼望皇位的皇子,尤其是不久后就被乾隆指定为皇位继承人的十五皇子颜氏。

1796年既是嘉庆元年,又是乾隆六十一年。 两种年号并存,反映了嘉庆帝有权无权。 此时,已经是太上皇的乾隆走下了龙椅,但他对帝国大权的控制从未放松过,而帮助他实施这种控制的正是他的得力大臣和他的夫人。

在这种嘉庆有名无势,乾隆有势却不便出面的情况下,和君的权势更胜从前。 嘉庆初三年,始终为和珅牵制,志气难释。 他自然是对和珅深恶痛绝,心中的不快也无法摆脱。

一向警惕温文尔雅的君子被权力蒙蔽了双眼,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再显赫,也不过是皇室的仆从。 或许和珅原以为乾隆迟早会离开他,嘉庆迟早会掌权,但那一天来得比他想象的要早得多。 而他,还没想好应对的办法,就从巅峰的势力跌落到了冥界。

1799年正月初三,乾隆皇帝驾崩。 嘉庆对和珅的反击以异常的速度进行。 两天后下令逮捕,三天后抄家,十天后送三尺白绢。 乾隆死后仅十五天,和珅便随行离去。

有人考证,嘉庆皇帝一共公布了20多条针对君子的罪状,但最致命的不是贪污受贿,而是对乾隆的不敬之罪。 以和珅在乾隆心目中的地位,他的贪婪无非是视而不见,只要不造反作乱,根本不会被判死刑。 嘉庆要彻底垮掉和珅。 和孙既然没有造反造反的证据,理应以失敬罪论处。

在皇权至上的封建社会,对皇帝稍有不敬都会丢脑袋,更何况是大不敬! 嘉庆终于将压抑在心底三年的怨气发泄了出来。

和珅临死前写了一首诗:“五十年梦真真,今放手谢红尘。水龙日日来,思烟在身后。” 看来,他与嘉靖之间的恩怨,一直持续到他去世。

众所周知,他以贪婪着称。 然而,三尺白绢要了他的命,并不是因为他贪图天下的财富,而是因为他在权势交接的过程中,失了一个,失了一个,最终导致大多数人名利双收。他的生活。 随着乾隆皇帝的去世也消失了。

大清史记2

乾隆年间,名帅福康安出征西藏归来,户部小吏约他见见。 为了给福康安总司令递上一张名片,此人也是花了十万两白银。 那么,这个小吏为什么要见傅元帅,又达到了什么目的呢? 据记载:递上这张名片,说他是来“祝贺请赏”的。 福康安等人顿时没了脾气,“一个小厮,也来向将军要贿赂?这家伙胆子这么大,肯定有话要说,让他进来。” 小官进来后,福康厉声问道,小吏也没有怯场。 他谈吐滔滔不绝,还说了一大堆道理:“我是绝对不敢索贿的,不过你这次用的是军队,用的是钱来垫付。” 几千万,这次报销的书太多了,必须加人手,没日没夜地搞定。 数月内完成,呈报皇上。 这肯定取决于幸福。 如果只动用部里现有的人手,不可能一个接一个地完成,一个接一个地递交。 到时候,今天一个报告,明天一个报告,皇上天天看你的军费报销案肯定看腻了,到时候会有人趁机发表意见。 哪有那么多军费报销,没有任何违规行为,到时候就有大牢了。 我是为统帅你着想,并不是为户部这几个小吏着想。”说完这句话,福康安恍然大悟,自己这小小“功德无量”官,即命粮台特召户部,二百万两,用于办理军费报销案(清·欧阳昭雄,金安庆·《水窗春雨》卷二) ,中华书局,1984年3月,53-54页)。

这里提到的小文士是正式职员的一员。 清代,从中央各部、巡抚、巡抚衙门,到地方道、府、府、县机构,除了大臣之外,都是处理具体事务的官员。 小官杂务; 县政府六处办事对应中央六司,专管各种文案和具体事务; 州县也有杂项人员,如县衙内的“三更”,主要负责县政府的保卫、内政和社保案件的抓捕工作。 这些小官小杂,虽然大都没有品级,但都有名额。 按照清代制度,中央各部官员总数约为1200人。 文官、教官、杂役、衙门门斗、射手等六品官员,加起来不超过一百人。 事实上,仆人的数量远远超过规定,中户部一户书记员的数量超过了京城规定的总数。 大的州县往往超过规定人数的十倍以上,其中不乏不在名单之列的“白奴”。 人员是官员为处理复杂事务而征聘的编外人员。 清末游百川在《清惩贪官污吏徐庶》中说:最大的州县官员有二三千,次之七八百,少则三四百。 清朝时,全国有大县一千多个,官员和属下更是数不胜数。 而且,这些人员大多没有合法收入。 即使在册人员中,也只有少数人拥有微薄的“工粮银行”。 这些人不谋取法外收入几乎是不可能的。

礼绪是清代政治制度中的一个重要环节。 清朝继承了中国封建专制王朝对官员的限制,比如官员的南北回避制度,使得官员往往要到离家乡千里之外的地方任职。 出发点是限制官员的权力,不让一个人在一个地方成为大人物。 但事情的另一面是,清代法律繁杂,平行法规一般非专业人士难以掌握。 但是,人口大增,新事不断,社会事务急剧增加。 官员大多是科举出身,处理一般事务的能力低下,具体事务只能依靠这些臣子来承担和执行。 与流动性大的官员不同,李绪一般长期居于一处,专职一职,熟悉当地风土人情。 如此一来,李墟人等官员以土地、赋税、文案、官司等事弄虚作假、谋取私利的情况就十分普遍。 官员当然也贪官,但经过十年的努力,好不容易得到了半份饭碗,不得不为自己的政治前途考虑。 制度对官员的监督和制约还是有一定作用的,很多学者还是有点所谓的知识良知。 但是李旭不一样。 These people have a little knowledge of literature and ink, but in the Qing Dynasty their way to become an official was blocked, and they could not be promoted normally, and their children were not allowed to take the imperial examination. Volume 27 of “Tongkao of Qing Dynasty Documents”, “Official Service One”: “The servants of the yamen are not allowed to be officials, and their descendants are not allowed to take the exam.” So for these people, the rest is to make a living and make a profit. No matter how good the system and measures are, once they are implemented in the hands of this group of people, there will be many problems. “Qing Barnyard Banknotes Xu Gong Lei”: Lu Longqi, a famous official in the Qing Dynasty, once said that “the great disadvantage of this dynasty is only three characters, called Li Li Li”. For example, it refers to the complexity of the law, and profit refers to the greed of officials by a group of officials, but there is only one core point, which is the problem of officials and servants. Guo Songtao said, “Since the Han and Tang Dynasties, although they have been called monarchs, their power is insufficient and they have to be distributed. Therefore, the Western Han Dynasty shared the world with the prime ministers and relatives, the Eastern Han Dynasty shared the world with eunuchs and celebrities, the Tang Dynasty shared the world with concubines, and feudal towns. It shared the world with treacherous officials, 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 shared the world with foreign countries, the Yuan Dynasty shared the world with traitorous officials and foreign monks, the Ming Dynasty shared the world with prime ministers and eunuchs, and this dynasty shared the world with subordinate officials.” It is a serious matter to say that the world of the Qing Dynasty is shared with the little officials.

The system of officials and servants in the Qing Dynasty followed the pre-Ming Dynasty, and some people saw its drawbacks in the early Qing Dynasty. In the eighth year of Shunzhi, Qin Shizhen, the censor, punished a group of officials who harassed the people in Jiangnan, and proposed that local officials should limit the number of employees and not increase personnel beyond the quota. , not to serve as an official for a long time and control government affairs. Since then, there have been many actions against officials and officials. However, the affairs of the various ministries in the Qing Dynasty were complicated, and officials could not do things without these people, and the number of officials and servants was cut more and more. Every time officials handle a case or a matter, they must check the old cases in the department. “The accumulation of cases is as high as the house, and no one who is not familiar with it will never get a piece of paper. The scribes are all careers, and the caves are inseparable. , Noir implements the law to control the officials, but the officials are not good enough, so they use it to sell their traitors, and all get rich.” Officials generally have a short term of office, and some people even transfer several times a year. After a while, few people can take old cases and cases seriously. They are still busy with entertainment in official circles, returning poetry and wine, and officials just take advantage of things to gain power and gain benefits. In the late Qing Dynasty, Hu Linyi said: “It is easy to follow the laws of the Qing Dynasty, but it is difficult to learn all the rules; it is easy to learn the criminal laws, but it is difficult to learn all the disciplinary laws of the officials. The Xu of the six departments is no different from the handle of the prime minister.” At the end of the Qing Dynasty, during the Guangxu period, someone suggested that these useless files should be destroyed to reduce the officials’ control over affairs, so Chen Yushi was sent to the household department to investigate and deal with them. The officer opened the warehouse, and the cases were piled up as high as the eaves. The censor was asked to check. The censor didn’t know where to start. After thinking for a long time, he had to say, choose the more important ones and keep them. The official said that each of them is very important, so please let the censor choose it himself. Chen has no choice but to destroy some of the broken files and go back to cancel the job.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