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est Post

温馨时光-月光下的故事之旅讲给女朋友听的梦幻睡前故事 古希腊神话中的五大奇遇

我的好奇心驱使我去了解了后土在道教神话中的地位。她被列为四御/六御之一,是农业丰收、生育和大地保护的守护神。中国自古以来就是以农业为根本的国家,人类长期蒙受着“天之所生,地之所养”的思想束缚,形成了崇拜天、地的礼法。后土信仰在这一背景下发展,人们崇拜土地的原因是她们感到土地广大无边、力量强大、孕育万物、负载万物,是赖以生存的根源。因此,无论身居高位还是普通百姓都非常敬仰后土。在中国的历史上,每年都要举行大型的祭祀仪式,许多时候由皇帝亲自主持。至于祭祀后土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可以查阅相关历史资料。在孔颖达的疏文中,他解释了地神的两个不同身份,每年进行两次祭祀。夏至日在泽中方丘祭祀代表昆仑山的神,而夏至后的日期在北郊祭祀神州。另有一些人认为,昆仑山是四方山岳神的代表。他们相信“地的中央是昆仑山,神州则在其东南方五千里”,描绘了这神话中的土地与山脉之间的关系。早期的祭地方式多是采用后一种祭法,因为关于“方丘”在哪里的远古传说并不十分明确。然而在汉代,帝皇们崇拜后土,认为后土是黄帝的佐助,地球的中枢,代表了中国大地不同方向的神话人物。因此,人们纷纷献上自己对土地的感激之情来崇拜后土,将这种信仰设为主导信仰。在这一过程中,《淮南子·天文》也有所载:中央土地,其帝黄帝,其佐后土。汉朝时代,后土信仰逐渐受到尊崇,并成为了皇家祭祀的对象。在那个年代,后土被视为代表全国土地的形象,其地位得到了进一步凸显。西汉文帝时,国家统一祭祀地只,冬至祭祀太一,夏至则祭祀地只。到了汉武帝时,汾阴一位叫锦的巫士在黄河附近发现了一个宝鼎,并上报当地官员。随后,汾阴籍的道士公孙涝洋向武帝说明,汾阴即是古地理书中的神州,距离昆仑山东南方五千里,是中国的中心。发现宝鼎的远古祭地抵为“泽中方丘”,因形状像人的臀部而被称为“脽上”。武帝深信不疑,举行了盛大的迎鼎仪式,并将这件宝鼎与泽中方丘神并列,将后土信仰推到了更高的高度。在我当皇帝的时候,汾阴一位巫士发现了一个宝鼎,我立即将此地称为“宝鼎”,并在次年将国号改为“元鼎”。随后,我前往旧址,在汾阴脽上建立后土祠,并亲自主持了一场盛大的祭地仪式。根据《史记·孝武本纪》的记载,第二年冬天我前往雍县郊外祭祀,并与群臣商议,认为如今我亲自祭上帝却不祭后土,这在礼上没有回报其恩德。主管官员与太史公、祠官宽舒商议后提议用小黄牛作为祭品,建立五个坛并祭祀后土。每个坛都要在泽中圆形的高地上建,祭完后所有的祭品都要埋掉,陪祭的人都要穿上相应的服饰。于是我驾车东行,依照这个方案,在汾阴高丘上建立了后土祠,并亲自拜见后土,用祭上帝的礼仪来祭祀后土。据《汉书·郊祀志》记载,又过了一年,在我郊祀雍时,我认为自己已经亲自祭祀上帝了,但是却没有人来祭祀后土。于是我与有关官员、太史令司马谈以及祠官宽舒再次商议。他们提议用小牛作为祭品,进行祭祀,并将祭祀过程与用具详细记录下来。这样,后土信仰从此得到了更广泛的推广。我当皇帝的时候,有关官员提出了祭品要使用大小如茧如栗的小黄牛,将后土祠建在大湖中的圆丘上,并建立五个坛,每个坛都要用一头小黄牛进行祭祀。祭祀完后,所有祭品都要埋在土中,跟随祭祀的人员都要穿黄色的衣服。于是我前往汾阴,那里的男子公孙滂洋等人看到汾阴旁边出现了一道红色的光芒,便在汾阴的小土山上建立了后土祠,正如宽舒等人所建议的一样。我亲自前去望祭,用祭上天的礼仪一样来祭祀后土。因此,汾阴后土祠被称为汉武帝祠。但现代的万荣后土庙已经不是汉代时期的庙宇了,它是在黄河泛滥后更换了位置,在庙内可以看到重枪歇山顶汉武楼、正殿、配殿和前后山门等建筑。当时的汉武帝将远古的“泽中方丘”改为“泽中圆丘”,并建立了五个坛,主持祭祀仪式的官员都穿着黄衣,用瘫埋之礼将牲口奉献给神明。后来在祭祀仪式中又开始加入歌舞。根据《汉书》记载,当年南越被消灭后,我的宠臣们进见我时奏上了美妙的音乐,我很赞赏,便让公卿们商议,认为民间的祭祀都会伴随鼓舞音乐,而郊祀却没有乐章,不太合适。公卿们建议说:“古时祭祀天地都需要乐章,这样才能够以礼祭祀神灵。”甚至有人提到“泰帝曾经弹奏五十弦的瑟,奏出的音调悲切,泰帝忍不住悲泣起来,因此将她的瑟破开,变成了二十五弦的瑟。”于是,在为了讨伐南越战胜而举行的赛祭中,我开始使用乐舞,并增加了歌童。从那时起,开始制作出二十五弦的新型瑟与箜篌瑟等乐器。根据我在位时的事迹《平帝元始五年》记载,当大司马王莽上奏时说:“……孝文帝在十六年前开始使用新垣平,刚开始建造渭阳的五帝庙,祭祀泰一和地神,以太祖高皇帝为配享。太阳冬至时祭祀泰一,夏至时祭祀地神,同样祭祀五帝,使用同一个牲品,皇上亲自进行郊祀仪式。后来,新垣平被处决后,皇帝便不再亲自前去,而是派遣有关官员进行祭祀事宜。”后莽向我汇报:“……建始元年,我将甘泉的泰时和河东的后上迁到长安的南北郊。永始元年三月,因为没有皇孙,我又进行了甘泉和河东的祭祀仪式。绥和二年,因为最终没有获得福佑,我还进行了长安南北郊的祭祀。” 汉武帝为了崇拜后土,专门建立了后土祠,并亲自进行“如上帝礼”的祭祀仪式。自此,后土崇拜成为了定制,历代皇朝都将其列入祀典,也在岁时进行祭祀仪式。最后一位在汾阴祭祀后土的汉代皇帝是哀帝。按照《汉书·哀帝本纪》的叙述,“皇帝孝顺,继承了圣人的业绩,没有懈怠,但是由于久病不愈,他在晚年开始担忧继承体制的君主是否适合推动改革建设。”因此,他恢复了甘泉的泰时和汾阴的后土祠的旧貌。由于哀帝身体不适,不能亲自到汾阴进行祭祀,所以他派遣有司代为祭祀,但是三年后,哀帝去世了。历经两代皇帝为祈求福佑祭祀汾阴后土,但最终没有神迹显现,所以后来的汉代帝王放弃了对汾阴后土的祭祀,改迁后土祭祀于京城北郊。汉武帝以后的皇帝,包括魏、我要提醒大家,在历经晋、宋、齐、梁、陈、隋等南北朝时期,后土信仰仍然受到高度重视。需要注意的是,上述提到的所有条款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当时无法证明后土的性别——虽然祭祀后土常常与皇后配享,这实际上已成为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