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塘关,李府。

“孩子,吃饭了。”

一名三十多岁的迷人女子站在门前,善意地喊道。

“妈,你叫人送饭来吧,我还想练呢。”

房间里传来了沉稳的声音,听到声音的女人微微皱起了眉头。

“扎儿,你老是闷在房间里,对身体不好,你两个兄弟有一段时间没有修炼,就出去散散心了。”

“孩子不喜欢闲逛,只喜欢练习。妈妈,你放心,孩子不会有事的。”

说话的两个人,正是神界的哪吒和他的母亲殷夫人。

尹夫人见哪吒就是推脱不了。 最后,她无奈地将食物放在门口,摇摇头离开了。

“夫人?怎么样?扎儿还不出来?”

一个四十多岁的高个子男人,穿着军装,关切地看着尹夫人。 他正是陈塘关都尉李靖。

尹夫人轻轻摇头,无奈道:“师父,你去劝劝扎儿吧,日夜苦练,对身体不好。”

李靖摸着胡须,感觉牙齿有些疼。

当我第一次看到哪吒出生时,我都很担心,生怕他是个到处惹事生非的怪物。

但他随后的表现却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

他一出生就到处跑,身上带着两件法宝,会说人语,非常乖巧。

后来被乾元山金光洞洞主太乙真人赐名哪吒,更加乖巧了。

不仅如此,他还沉迷于修行。 他整天待在自己的房间里练习,连吃饭都不出来,非得被送到那里去。

李靖现在希望自己的三儿子能够更加纨绔一些,多惹一些麻烦。

这少年的表现太让人意外,太稳重,太居家了,让他感到有些害怕。

哪吒的房间里。

他停止了练习,静静地坐着。 他看了一眼手中的乾坤阵和混天灵。 他心里还是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是他与生俱来的两件法宝,但他知道,这是太乙真人赐予他的。 。

他出生在封神界的第二天,太乙真人就来给他取名,还传授了他乾元山的功法,让他能够潜心修炼。

他记得四年前,一块金黑磨石不知从何而来,带着他的灵魂穿越了无尽的时间长河和无尽的时空宇宙,进入了婴儿的识海,抹去了婴儿原本的灵魂,取而代之的是他的灵魂。用他的灵魂。

出生后,他得知取走自己肉身、肉球未破而诞生的哪吒来到了神界,成为了未来的哪吒,三潭海会的大神。 这让他高兴的同时,也感到一阵兴奋。 害怕的。

哪吒是灵珠化身,姜子牙是第一官。 他,就是引发诸神大劫的弑神者。

可以说,他拉开了弑神的序幕。 第一个是凌霄宫东海龙宫的夜叉李根,然后是龙王三太子敖丙,然后是骷髅山的白骨洞石。 有的姬后是被他杀的,有的则是因他而死的。

从此,杀神杀神的序幕开始了。

哪吒虽然是一颗灵珠,但他却是引发神灵浩劫的人,有着巨大的因果。

传承了世间如此巨大的因果,不仅他的名字注定会登上神榜,而且他的结局也是尸骨无存,三魂七魂无影无踪,只剩下一点神识。被托付给莲花化身。

从此之后,他的修为就再也没有任何的进步。 在天庭担任三潭海辉大神、三皇子。 他听起来很好,但实际上他是别人派来的,很没用。

当他完全夺取身体后,金黑磨石给他留下了毁灭魔体的功法,然后化作暗金色物质,与他的灵魂和肉身融合。

经过四年的修炼,灭世魔体已经达到了一级。

他终于知道了金黑磨石的来历了。 这个物体就是毁灭世界的磨石。 暗金色物质,是灭世世界的本源,也是引发灭世浩劫的根本之物。

但想要引发灭世浩劫,至少要修炼到灭世魔体五重,才有实力和资格。

他现在达到灭世魔体第五层还为时尚早,所以这不是他现在需要考虑的事情。

距离他采取行动杀死夜叉还有三年的时间,所以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是他需要考虑的。

他不想走哪吒的老路,想做自己。

于是,他努力修炼,避免被因果沾染,暗自提升实力,增加资本。

从出生起,他就一直宅在家里,默默修炼。

但让他郁闷的是,太乙真人教导他,他的练气之法进步非常缓慢。 他苦练了四年,才取得了一些成绩。 这是神界,他是灵珠转世。 他的练习速度与他的脚的本源不符。

“或许,与灭世魔体有关。” 哪吒心里想着。

灭世魔体的修炼,他不需要关注。 灭世本源自动吸收天地间大量灵气,改造他的肉身。 他现在已经达到了第一层的修为。

他的肉身免疫仙级以下法宝的攻击,免疫仙级以下的法术。

但对他来说,他仍然太虚弱,无法出去行走。

“算算时间,距离我杀掉夜叉李根和龙王敖丙三太子还有三年时间,在这三年里,我必须努力提升修为,必须尽量避免冲突。”与谁,就看老天爷要对我做什么,开始不朽杀劫吧。”

他只能观看灭世魔体的修炼,却无法干涉。 必须以灭世魔体的本源来完成。

所以,想要提升实力,就只能在练气功法和法宝上下功夫。

乾元练气法是玉虚宫传下来的正宗练气法,也是哪吒现在修炼的练气法。

在众多的练气方法中,他可以排名靠前,但是到了哪吒的手里,修炼的速度却变慢了,这让他很是苦恼。

他一边练习一边思考。 几天后,他决定尝试走出房间去看看。

“孩子,吃饭了。” 尹夫人轻轻敲了敲房外的门。

“母亲。”

哪吒从里面打开门,看到外面一脸震惊的尹夫人,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孩子,你愿意出来和大家一起吃饭吗?” 尹夫人满怀期待地看着哪吒。

哪吒点点头,道:“是啊,娘,我修炼四年了,修为却没有再进步,我想出来向我父亲和两个兄弟请教。”

尹夫人连连点头:“太好了,太好了,你父亲和兄弟们一定会高兴极了。”

“孩子,多吃点吧,只有在修行中放松,你才能快速进步。” 李靖苍老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三儿子终于正常了。 他能不高兴吗?

“谢谢你,父亲。” 哪吒谢过他,就开始吃饭了。

“哥,这个好吃,多吃点。”

“那我去给你拿吃的。”

金扎和木扎前几天从修炼地回来,正好赶上愿意出来吃饭的哪吒,自然很高兴。

作为哪吒的哥哥,他们对哪吒唯一的印象就是他很相貌,而且很固执。 他整天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练习,根本不像小孩子那么聪明好动。 这让两人都羡慕的流口水。 。

由于两人经常闹事,李靖大怒,以哪吒为例教训他们。

如今终于看到了拉哪吒陷入困境的希望,自然想要搞好关系。

看到三个孩子相处融洽,李靖夫妇满意地点了点头。

“金渣,木渣,你作为哪吒的哥哥,要多带哥哥出去玩,别老把哪吒一个人留在家里,听见没有?” 李靖摸着胡须,笑着说道。

“父亲,您放心吧,我哥以前从来没有出过房间,我们也没有办法,既然我哥愿意出来,那我们就处理一下吧。”

金扎和木扎放心地拍着胸口,却没有看到哪吒眼中的不屑。

“就因为你还想带我到处走?”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