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到文景的统治,你会想到什么? 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介绍一下这个历史故事。

经过历代皇帝的努力,汉朝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交出了“文景之年”的“漂亮成绩单”。

然而,隐藏在“文景之治”表面之下的真实历史是否名副其实?

司马迁形容文帝时期的百姓是“无内忧外忧,以肩担田”。 而且他的《平准书》还歌颂了景末武帝时期社会的繁荣。

从司马迁写的《盛世图》来看,国策是有效的。 对老百姓来说,“民生足以养家”; 就国家经济而言,“万事俱备”、“国库充盈”、“京城钱数万”、“太仓粟满”陈相银”。

但仔细一看,似乎隐藏着一些问题。

怀疑

《平准书》中的赞美之词有一个大前提,那就是——“水旱不至”。

如果当时的社会确实普遍“富裕”,为什么老百姓在“水旱”时却“养家糊口”呢?

按理说,如果国家的财富积累到了史书上描述的程度,人民丰衣足食,那么仅仅偶尔遭遇水旱灾害,也没有理由不能自给自足。

假设农民的积累不够应急,但从“太仓积满,腐烂不可食”的现象来看,暂时的水旱问题肯定是有办法渡过的。

从这一点来看,汉初至武帝初年建立的社会经济似乎需要重新评估。

image.png/

司马迁的解释

其实司马迁在文中已经说明了原因:

“网稀疏而民富,服务财富满溢”。

这句话中,太史公如实道出了国家制度带来的问题。 这些“富贵骄”、“兼并权党”在农村横行,不仅愈演愈烈,而且成为社会问题的关键。

事实上,支撑汉朝经济的主要力量来自于广大的劳动农民。 西汉政府的农业政策也是为了照顾这群人而设计的。

然而,这一时期西汉政府的安抚流民和轻率徭役的政策,似乎只为国家、地方官员和农村大地主谋利,“威胁网络”,从而造成了“兼并者”的局面。与权势势力”,肆无忌惮地兼并农民的土地,为所欲为。

因此,“文景之年”的背后,是无尽的灾难和失去土地的农民的痛苦。

贾谊、晁错的解释

如果我们对照贾谊的话,我们就能看出大多数国家给予土地的小农处于什么样的境地。

贾谊说,四十多年的人生,到文帝即位时,国家和人民仍然缺乏粮食储备。 所以,天旱、歉收,百姓就害怕; 如果收成不好,人们就不得不变卖。 头衔和孩子。

可见,这40多年的努力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还没有取得成果。

这样的情况又持续了十年,这些靠“土地和上帝”为生的农民的贫困似乎没有改变。

晁错在文帝的书中说得很清楚——普通人一年赚来的血汗钱根本不足以满足基本的生活需要。

事实上,“文景之政”时期农民入不敷出的处境,与战国李逵变法时魏国农民的处境并没有什么不同。

可见,西汉经过40多年的休养生息,广大一线农民的生活质量似乎并没有得到相对的改善。 如果再加上“不幸的疾病、死亡和丧葬费用,以及高额的税费”,那就更糟糕了。

赋税和徭役

西汉时期,赋税、徭役项目十分繁杂,农民负担十分沉重。

政府根据户口人口、年龄、性别、土地财产等对民众进行记录和严格控制,即所谓“登户均民”。

政府以此作为收取租金、徭役和兵役的依据。 而且,户籍登记后,不准无故迁徙。 如果他们失去户籍并逃跑,就会被逮捕并成为正式的奴隶。

image.png/

相应地,国家规定的金钱和徭役的缴纳都是以“头”为基础的。 7岁至14岁需缴纳“口福”20钱; 15岁至56岁的,需缴纳“双福”120钱; 还有“闲福”,本来是没有名额的。 定为每人每年63元。

此外,成年男子每年还必须为政府执行繁重的徭役,包括劳役和兵役。

劳务不仅要负责国家的大型土木工程,如修复陵墓、修建宫殿、治理河流、运河等,还包括当地的小型劳务。

西汉的兵役期限为两年。 第一年,在县里当正规兵。 第二年,他轮流担任京城侍卫或边疆戍卒。

西汉时期一个普通人一生中至少有1600天是在劳动、服兵役中度过的,可见当时普通人的负担有多么沉重。

在“文景之治”的光鲜外衣下,普通底层民众该如何过上难以为继的艰难生活?

国家荷​​包充裕,声誉闪亮,“笠子”却是靠百姓勒紧裤腰带支撑的。 历史事实也证明,虽然有些人像陈平一样逐渐成为大地主,但这种情况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确实是少数。 当时,绝大多数农民因国家税收、自然灾害和生产不足而逐渐陷入贫困甚至破产。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