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元嘉二十九年(北魏正平二年,452年)五月至八月,宋军北攻魏河南碻磝(今山东茌平西南)、大索(今河南荥阳)、虎牢(今荥阳西北)等城镇的作战,史称“宋文帝攻魏河南之战”。下面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经过

北魏正平二年二月,魏统治集团内讧,魏太武帝拓跋焘被中常侍宗爱所杀。三月,宋文帝刘义隆见有机可乘,欲再次伐魏。朝臣多认为淮、泗诸郡疮痍未复,不宜轻动。青州刺史刘兴祖建议应乘机长驱中山,据其关要,直入北魏心腹,西拒太行山,北塞军都关,若能成功,统一可待。

宋文帝刘义隆继位后,即谋划收复北魏于宋永初三年(422年)夺去的河南诸军事重镇。遂于元嘉七年三月,乘北魏刚与北方柔然交战、黄河以南屯兵减少之机,以右将军到彦之领兵5万,统率安北将军王仲德、兖州刺史竺灵秀的舟师入黄河;又使骁骑将军段宏率精骑8000直指虎牢(今河南荥阳西北);豫州刺史刘德武率兵1万继进;后将军长沙王刘义欣率兵3万监征讨诸军事。在此之前,先命殿中将军田奇出使北魏,告知魏太武帝拓跋焘:此次攻魏只为收复黄河以南失地,不关河北。

魏太武帝闻宋军来攻,命冀、定、相3州造船3000艘分布河津,并将幽州以南戍兵集中于黄河一带进行防御。六月,魏太武帝使平南大将军大毗屯河上,安南大将军司马楚之屯颍川(今河南漯河市东北)以防宋。到彦之率军自淮水入泗水,因水浅,日行仅l0里,自四月至七月,始抵须昌(今山东东平西北),随后溯黄河西上。魏太武帝在河南诸镇兵少,难以抵御宋军,遂命主动撤离,北渡黄河。又以阳平公杜超为都督冀、定、相三州诸军事,镇守邺城(今河南临漳西南),节度诸军。宋军未经交战,即占领滑台(今河南滑县东)、虎牢(今河南荥阳西北)、洛阳、金墉(今洛阳东北)等城。到彦之各留兵镇守,并将诸军推至黄河南岸,西至潼关(今陕西潼关东北),兵力分散。八月,魏太武帝派遣冠军将军安颉督护诸军击到彦之。彦之部将姚耸夫渡河攻冶坂(今河南孟县西黄河北岸),被安颉部击败,死者甚众。不久,魏帝又遣征西大将军长孙道生会同拓跋大毗屯兵黄河北岸以御到彦之。十月,北魏军渡河展开全面进攻。连克金墉、洛阳、虎牢。十一月,宋文帝为增加攻魏兵力,加檀道济为都督征讨诸军事,率众北上。到彦之在滑台附近,得悉洛阳、虎牢等城失守,诸军相继奔散,吓得即欲焚舟南逃。王仲德认为,北魏军离此尚有千里之远,滑台驻有强兵,不应舍舟而去。到彦之遂引兵自清水入济水,至历城(今济南),仍恐被魏军追及,下令焚舟弃甲,步趋彭城(今江苏徐州)。北魏军攻济南(郡治历城)不下,转而攻克湖陆(今山东鱼台冻南)。魏将安颉继又督诸军攻滑台。

次年(元嘉八年)正月,檀道济等自清水往救滑台,至寿张(今山东东平西南),击败魏安平公乙旃眷,转战至高梁亭(今东平县境),斩魏济州刺史悉烦库结。二月,檀道济等进至济上,20余日间与魏军交战30次,多获胜利。至历城,因粮秣遭魏军焚烧而乏食,不能前进。安颉、司马楚之等得专力攻滑台,魏帝复使楚兵将军王慧龙往助。宋守将朱惰之坚守数月,粮尽,滑台被魏军攻破,惰之及东郡太守申谟被擒。檀道济军粮尽,只得自历城南还。魏军获悉,随即追击。道济为迷惑魏军,令士卒于夜间“唱筹量沙”,以仅有的少量谷米覆盖沙上。清晨,魏军见之,误以为宋军粮食尚足。时檀道济兵少,魏军势盛,道济命军士皆披甲,自己着白服乘舆,引兵缓缓出城。魏军恐有伏兵,不敢追逼,檀道济全军得以安返。

点评

点评:此战,宋文帝只见魏帝被杀,有机可乘,而不顾宋国连年征战,兵疲国穷,缺乏良将等状况,急于伐魏,兵力部署过于分散,攻稿礅之将又选择不当,故河南之战一败,即导致全线崩溃。)。

此战,宋文帝不顾及朝内人事未洽,水浅舟行不便,贸然伐魏,导致失败。而所命之统帅缺勇少谋,作战指导失策,也是失败的重要原因。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