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晋义熙五年(南燕太上五年,409)四月至翌年二月,东晋中军将军刘裕率军攻克南燕都城广固(今山东青州西北),灭亡南燕的战争,史称刘裕灭南燕之战。下面趣历史小编给大家带来了相关内容,和大家一起分享。

此战,刘裕善于料敌,利用燕军恃强弃险的失误,乘机攻击,以车制骑,在广固内城攻坚战中,又采取久围待其疲而后攻之的方略,将军事进攻与攻心相结合,稳扎稳打,掌握主动,一举获胜。

东晋刘裕鉴于南燕于二月两次入袭东晋北部边境,为进一步提高自己的权威,便于义熙五年(公元409年)三月,上表晋安帝请求兴师击灭南燕。朝中大臣廷议均认为不可,唯有左仆射孟昶、车骑司马谢裕、参军藏熹极力赞成北伐。刘裕决心坚定,并谋划以水军、车兵、步兵、骑兵联合作战,一举击败燕军。南燕在得知东晋大军来攻之前,桂林王太尉慕容镇等极力主张先击北魏,以雪国耻;但南燕主慕容超和征虏将军公孙五楼则主张南下袭晋。当得知东晋大军北攻的消息后,南燕主慕容超召集群臣商讨对策,公孙五楼建议说:“吴兵轻敏果敢,利在速战,不应与其正面交锋,应据守大岘,阻敌深入境内,以拖延时日,沮丧敌之锐气,然后选拔精锐骑兵2000,沿海岸南下,切断敌军粮道,另以段晖率兖州军沿着山路东走,腹背夹击,此为上策;命各地郡守依险固守,坚壁清野,毁掉庄稼,使敌人无粮可取,其大军在外,求战不能,食尽兵疲,旬月之间即可获胜,此为中策。放纵敌人越过大岘,出城迎战,此为下策。”慕容超拒绝采纳公孙五楼上策和中策的建议。他主张放纵敌人越过大岘山,再行歼灭。太尉桂林王慕容镇也劝谏,不宜纵敌入岘,自贻窘逼。阻守大岘,才是上策。慕容超仍不听从。慕容镇退朝后对将军韩谆叹息说,陛下既不同意出大岘迎敌,又不准坚壁清野,放敌深入腹心地区,坐以待围,我们必将国灭身亡。慕容超听到后,大怒,竞将慕容镇下狱。慕容超决心采取收莒城、梁父之军,固守京都广固(今山东淄博东)、纵敌入岘来攻的战略。东晋击灭南燕的作战经过东晋义熙五年四月十一日,刘裕率军10多万,自建康出发,从水路过长江,自淮水入泗水北进。五月进至下邳(今江苏邳县西南),留下船舰、辎重,由陆路进至琅邪(今山东临沂北)。所过之地构筑城堡,分兵留守,以防备南燕骑兵的突袭和被切断后路。

琅邪已为燕境,在晋军到达之前,南燕主已将莒城和梁父的守军调走。由琅邪至燕都广固有三条通道:一是沿沂水北上,经东莞(今山东沂水),越过大岘山(今山东沂水北),直捣临朐(今山东临朐)、广固,此为捷径,但大岘山险峻,山高70余丈,周围20多里,山上有穆陵关,通道仅能容纳一轨(一辆车的宽度),称“齐南天险”;二是由东北经过莒城、东武(今山东诸城)入潍水北进,再折向西走,进击广固,此路迂远,耗费时日;三是由西北越泗水经梁父,转向东北逼近广固,此路山路太长,行军运输均很困难。但刘裕却欲从此路进军。此时,部将向刘裕建议说“燕人若塞大岘山之险,或坚壁清野,大军深入,不唯无功,将不能自归。”刘裕则胸有成竹地说:“吾虑之熟矣。鲜卑贪婪,没有深谋远虑。谓我孤军远入,不能持久;不过进据临朐,退守广固,必不能守险清野,敢为诸君保之。”

刘裕率军经过大山见,不见燕军出战,异常高兴。部将询问原因,刘裕说:“我大军已过大岘险关,士有必死的信念,田里到处是庄稼,我已无断粮之忧,敌人已在我掌握之中。”

六月十二日,刘裕军至东莞。此时,慕容超派公孙五楼、辅国将军贺赖卢、左将军段晖率步骑5万,屯于临朐,当听到晋军已越过大岘山,又亲率步骑兵5万增援临朐。临朐在大岘山的西北,为广固南面的屏障,距城西40里有巨蔑水。慕容超遂令公孙五楼进据巨蔑水,但晋军前锋龙骧将军孟龙符也已到达巨蔑水边。于是,双方展开了激烈的争夺战,南燕军被晋军击败退走。晋军占据了巨蔑水后,刘裕以兵车4000乘分为左右两翼,双车并行,继续前进。当晋军进至临朐城南,距城只剩数里,慕容超突然以万余骑兵前后夹击晋军。刘裕急令兖州剌史刘藩、并州刺史刘道怜、咨议参军刘敬宣、陶延寿,参军刘怀玉、慎仲道、索邈等部,奋力迎击,双方战至半日,仍未分胜负。此时,刘裕参军胡藩向刘裕建议说:“燕军全部出动,临朐城中留守兵力必然薄弱,愿以奇兵从间道攻取该城,此韩信所以破赵也。”刘裕欣然应允,立即派胡藩、咨议参军檀韶、建威将军向弥率部暗中出燕军之后,直攻临朐;同时扬言晋后续大军已由海上而来。向弥部首先登城,攻克临朐。慕容超大惊,自城中单骑逃出,奔于城南段晖军。刘裕乘胜猛击燕军,燕军大败,刘裕军斩南燕大将军段晖等10多人。慕容超败回广固,晋军奋力追击,进抵广固城下。六月十九日,晋军攻占了广固外城,收集部众退守保内城。刘裕军筑长围,高3丈,并挖堑3重,以做久困之计。同时,广泛招抚投降的燕军吏,选贤任能,华夷均甚喜悦,并利用齐地的粮食补给军队,停止了从南方的运送,使晋军更加主动。

慕容超被困,形势危急,便赦免了其桂林王慕容镇,并决定派尚书郎张纲向后秦求救。此时,慕容镇向慕容超建议说:“今陛下亲率六师,战败而还,群臣离心,士民丧气。现秦正与大夏交战,恐不暇分兵救人。散卒还者尚有数万,朝廷拿出全部金银财宝赏赐全军,更决一战。若天命助我,必能破敌;如其不然,死亦为美。”司徒乐浪王慕容惠则认为,晋军乘胜,气势百倍,我以败军之卒出击,将难以取胜。秦虽与大夏交战,但不足为虑。且秦“与我分据中原,势如唇齿,安得不来相救!但不遣大臣,则不能得重兵,尚书令韩范为燕、秦所重,宜遣乞师。”慕容超便派韩范前往。

七月,南燕尚书垣尊、京兆太守垣苗越城而出,投降于晋军。随即向刘裕建议说,张纲善制攻城器械,如若擒获张纲,广固必能攻拔。不久,张纲被晋太山太守申宣俘获,送至刘裕军营。刘裕让张纲登上楼车,命张纲向城中喊话,声言“后秦军队已被夏军击败,没有援军到来。”广固城内军民得此消息,深为惊恐,加之,每当江南派使者和援军的到达,刘裕便于夜间秘密派兵迎接,第2天,则大张旗鼓而进,以虚张声势,恫吓燕军,对南燕军起了不小的威慑作用。北方地区的民众每天背负粮食前来归附刘裕军的不下1000多人,燕右仆射张华、中丞封恺均为刘裕所俘。慕容超见大势危急,便向晋请求以割让大岘以南为条件,称臣于晋,遭刘裕拒绝。

后秦主姚兴所派使者至刘裕军营,对刘裕威吓说:“慕容氏相与邻好,今晋攻之急,秦已遣铁骑10万屯洛阳;晋军不还,当长驱而进。”刘裕听后,正告后秦使者说,你回去告诉姚兴,我灭燕之后,休兵3年,即夺取洛阳、关中地区。如若你们愿意现在前来送死,便请速来!刘裕参军刘穆之听到刘裕如此答复后秦使者,深为不解。认为,这非但不能威吓敌人,相反会将其激怒,一旦广固不能攻拔,后秦大军又至,将造成严重后果。刘裕对刘穆之解释说:“兵贵神速,若秦能救燕,必然封锁消息,决不会先派人向我警告。后秦此举,在于虚声恫吓。我军多年未大举北征,秦见我攻燕,必深为震惊,忙于自保,哪有力量援救他人。”情况正如刘裕的判断,此时,正是后秦主姚兴与夏主赫连勃勃大战于贰城之时,无力出大军援救南燕。九月,南燕尚书张俊、韩范不但未从后秦搬来救兵,反而先后降于刘裕军。南燕人素来敬重韩范,刘裕便让他绕城宣示燕人,他已降晋,燕军更加沮丧。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