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阳之战发生于春秋末期,是赵氏抵御智氏、韩氏、魏氏的一场战役,奠定了“三家分晋”的基础。下面趣历史小编就为大家带来详细的介绍,一起来看看吧。

智伯瑶担任晋国执政后,为了增强晋国国力,重振晋国霸业,率先将智氏的一个万户城邑献与晋公,韩康子、魏桓子也先后献出了一个万户城邑,而赵襄子拒绝向晋公献地。 晋公命智伯瑶和韩康子、魏桓子三家联手讨伐不臣赵襄子,围攻晋阳(今山西太原西南),并引晋水灌晋阳城。在晋阳城快要被淹没时候,赵襄子暗中串通韩、魏两家,最终韩、魏临阵反水,以水倒灌智氏军营,智伯瑶兵败身亡。赵襄子将智伯的头颅雕刻上漆,当作饮酒之首爵。为了免除后患,韩、赵、魏三家联手智氏家族两百余人,瓜分智氏封邑,天下震惊!

以后,他们又开始瓜分晋国的土地,而晋国的国君,再无半点权威。智伯亡而三晋之势成,三晋分而七国之形立。从此,中国历史由春秋时代逐渐过渡到了不以道义为重、而以成败论英雄的战国时代。

过程

十一年,智氏、赵氏、韩氏、魏氏四卿在内部兼并之战中消灭中行氏和范氏,掌握了晋国大权。其中智氏势力最大,其主智伯(即智瑶)在朝担任执政。而此时越国已率军北上,称霸中原,这对于传统霸主晋国而言,是一个莫大的耻辱。作为晋国的执政,智伯心里很清楚,晋国大权旁落,政出私门,若要恢复晋国霸业,必须先增强晋国国君实力。为此,智伯率先将智氏一个万户城邑先给晋公,韩康子、魏桓子也迫于智伯的压力,也先后向晋公献出一万户之邑。

赵氏的宗主赵襄子拒绝献出城邑,晋公命智伯联合韩、魏两家,组成联军攻赵。赵襄子居耿(今山西河津南),因城简陋不能御敌,令延陵生率车,骑部队先行,自率大军随后,到人心向赵的大城晋阳防守。晋阳城墙完整,府库器用充足,仓廪粮草实备;而且,宫殿四周茂密环生可用来造箭杆的“ 荻蒿”、“楮楚”,高十余丈。赵襄子下令大造弓箭,积极备战。

智伯率联军到晋阳后,即发动强攻。赵军依托城墙工事,坚守三月,联军始终未能攻克。智伯见强攻无效,便改用围困及水攻的战术,切断所有出入通道;决开汾水灌淹晋阳城。大水淹没城内“三版”(六尺),时间长达一年多。城内生活非常困难,粮食即将断绝。人们悬釜(炊具)做饭,搭棚居住,士兵体力下降,群臣中投降、外逃的思想也与日俱增;晋阳形势极为严峻。

十六年,赵襄子在危机之时,决定采取分化瓦解联军,策反还击的对策;他派丞相张孟谈暗地去见韩康子、魏桓子,用“唇亡则齿寒”(《战国策·赵策一》)的道理说服他们与赵联合,共同对付智伯。智伯叔父智果遇张孟谈,发觉韩、魏两氏可能倒戈,马上报告智伯,建议速杀韩康子及魏桓子,或者以重贿收买二人身边谋臣。但智伯并不重视,未采纳智果的建议。赵襄子担心事情有变,连忙通知韩、魏当即行动。三月丙午日夜,赵襄子派人杀掉智军守堤官吏,突然决堤放水反灌智军。智军因忙于救水而陷于混乱。韩、魏军急从两翼进攻。赵襄子则亲率精锐从正面出城反击,大败智军,擒获智伯。最恨智伯的赵襄子还将智伯的头颅雕刻上漆,当饮酒之首爵。为了免除后患,韩赵魏三家联手智伯家族两百余人,瓜分智氏封邑,天下震惊!

战争结果

晋阳之战是发生晋国四大卿族智氏、赵氏、韩氏、魏氏之间发生的一场兼并战,最终导致晋国的执政大臣智伯兵败身亡,智氏领地也被韩赵魏三家瓜分。

智氏败亡后,晋国再也没有可以与韩赵魏相抗衡的力量,三卿便毫无顾虑的瓜分晋国领土,而晋国国君成了一个傀儡,最终走向“三家分晋”。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