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有很多著名的人物,这些人物也颇受争议,其中名将李如松的一生是经历过人生百态,也是人们议论的对象。那么为什么说平壤之战是万历名将李如松的巅峰之战呢?请听我详细道来。

平壤之战是明万历二十一年 ( 1593 )明朝在朝鲜平壤围歼日军的一场攻坚战。万历二十年日本太政大臣关白丰臣秀吉假道伐明遭拒后,发兵14万人进攻朝鲜短时间内朝军被打得大肆溃败,日军顺利侵占平壤。小西行长领兵3万据守平壤城。

明廷应朝鲜国王李昖请求,命李如松为提督,起先率兵3000人援朝不克,复增兵至3.5万援朝平倭。次年一月初六,明军率兵35000余人进围平壤。日将小西行长率兵2.5万余凭坚据守 。

李如松采用三面围攻,东面设伏的作战部署攻城。初八拂晓,乔装朝军助攻城南门的副将祖承训部卸装露明军衣甲,日军大惊,急速调兵堵截。主攻城西门的副将杨元、李如柏乘机攻入西门。激战至中午,三面城破,小西行长率残部连夜过大同江东逃,沿途又遭联军伏兵击杀。此战毙日军万余人,迫使日军退缩东南沿海一隅,从而扭转了朝鲜战局。

战役背景

1592年,日本的实际统治者丰臣秀吉发动十四万大军,渡过朝鲜海峡,于四月十三日在朝鲜釜山登陆,开始了侵朝战争。日军一路所向披靡,连克汉城、开城、平壤。朝鲜军民望风皆溃,国王李昖放弃京城,逃到义州,接二连三地派使臣赴明朝求援。

作为朝鲜宗主国的明朝,虽然已经逐渐平息了日本海盗在沿海地区的侵扰,但是对日本仍存戒心,对日本的对外扩张政策不会坐视不管,遂决定进行抗日援朝之战,兵锋直指平壤。

日本侵朝大军一路攻击前进,其中第一军团小西行长部击溃朝鲜临津江防线守军主力,占领平壤,大明接到朝鲜告急后,不知日军虚实,只派了辽东副总兵查大受率数千人马前期入援,结果被日军以火枪击败,此时万历皇帝方醒悟此次入侵藩邦之倭“实乃劲敌”,于是下令组建援朝东征军,开赴朝鲜作战。

日军第一军团主将小西行长由于后勤补给线拉长,加之朝鲜义军不断袭骚,已经失去了继续前进的势头,闻之大明准备派重兵援助朝鲜,只好诈称求和,以图拖延时间。明东征军总督李如松(明代著名将领李成梁之子)假意答允和谈,趁敌不备包围了平壤城,大战一触即发。

战役经过

双方首先在牡丹峰、平壤城下进行了三次小规模的冲突,相互试探。

一月八日晨,平壤攻坚战正式打响。李如松命令各部队专心作战,在战役结束前不准割取敌人首级(古代以获得首级为战功)。

战斗开始之后,明军发炮攻城,“响振天地、山岳皆动,大野晦冥,烟焰涨天,旁弥数十里,火箭布空如织,火烈风猛,直冲城里,林木皆焚。”日军在城上设立红白旗作为联系信号,依托城池拼死拒战,“弹丸如雨,刀矛向外齐刃,森如猬毛。”

明军攻击受挫,李如松亲率两百亲兵驰往城下,手斩一名逃跑的士卒,严令前进,并且大呼:“先登者赏银五十两(一说五千两)!”

明军在主帅激励下奋勇攻击,或仰放统炮,或攀梯乱砍守城日军,战斗激烈时,李如松跳下战马“向前做登城状,身边众将见状一齐向前。”

神机营副总兵骆尚志外号“骆千斤”,勇猛异常,一手举盾牌,一手持戟健步如飞,攀梯攻上含毯门城楼,日军掷下巨石击中其腹部,骆尚志依然奋战不止,身后浙江兵数人紧随上城,拨掉日军旗帜,在城头插上明军大旗。

日军轻视进攻南城门的朝鲜军,祖承训先以朝鲜军打头阵,然后率部卸装而进,露明盔甲。日军大惊,急忙分兵增援南门,但明军已经攻上了城楼。

与此同时,明将张世爵用大炮撞碎城西七星门,李如栢攻破含毯门,杨元攻破普通门,各军乘胜争先,与日军展开巷战。

游击将军吴惟忠在攻打牡丹峰时胸口中弹,仍然大呼督战,率部攻克峰顶。

战斗中李如松坐骑被日军击中,换马再战,战马堕于堑中,提缰跃出,继续前进,日军抵挡不住联军猛攻,残部退入城内各处堡垒死守,明军以火攻焚其密窑土堡,围小西行长于风月亭土窟。

当时战场情况极为复杂,在明军背后,有日军大友义统部6000余人随时可能自凤山来袭,而平壤日军又拼命拒战,急切难下。在这种情况下,李如松命俘获的日军通译张大膳递信给小西行长,令其弃城投降。

小西行长请求明军撤开包围,以便弃城而走,李如松下令撤开一路朝鲜军。而密令李宁、祖承训、葛逢夏等明将率军埋伏于要路。

半夜时分,小西行长率残兵逃出城去,明军半路截杀,斩获首级359级。生擒2人。朝将郑晔斩获倭首级120余级。

战役结果

经过一天的激战,日军损失惨重,小西行长见援军不至,便有意突围,下令一位名叫大石荒河助的勇士,脱下铠甲,身着单衣攀登上高楼,冒着明军发射的弓矢炮弹侦察出一条具体的突围路线来。而这时候的李如松为了避免继续攻城而加大伤亡,也派出使者要求日军统帅小西行长退出平壤城,小西行长随即予以答应,率“不满五千”的残部退出了平壤(川口长孺《征韩伟略》卷二),狼狈南逃。明军及朝鲜军堵截、伏击了一部分南逃的日军,随后,光复了黄海、平安、京畿、江原四道。

据统计,明军仅仅斩获日军的首级就达到一千六百四十七。但日军的伤亡总数不止这些,其连同被炮火轰炸、硝烟薰烧及原因而死的,总损失超过万人以上。而明军阵亡七百九十六人,受伤一千四百九十二人(宋应昌《经略复国要编》之《叙恢复平壤开城战功疏》)。

平壤战役,总计斩获日军首级1250级,其中有倭将25名,生擒2名,并俘战马2985匹。救出朝鲜被虏男女1225人(朝鲜《再造藩邦志》)。日军被火烧死的不可计数。腥臭闻于十里。其余跳城溺水无算。

朝鲜大臣柳成龙在其著作《惩毖录》中曾赞扬明军此役“其军威之盛,战胜之速,委前史所未有也”。

作者 admin